历史和未来在这里交汇——五通桥

2021-06-16 09:22:53来源:四川在线编辑:曾小清

五通桥,人们对它的记忆更多还停留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游泳之乡”的盛名之中。因上天的眷顾,岷江在经过五通桥的时候,分了一小支,活水而不急,缓缓地在这座颇有历史的城中穿行。古老的黄桷树撑得像一把巨大的伞,将阴凉一半投在岸上另一半则投在了水里。几个一丝不挂的半大小子捏着鼻子,从那巨条石砌成的岸边直直地跳入水中,引来一阵起哄。

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如果我们将时光往回穿越数百年,这里已是久负盛名的川犍盐场。咸咸的盐浸润出独特的盐邦文化,以至于清代诗人刘应蕃用诗文描绘:“人家半籍盐为市,风俗全凭井代耕。地湿不关微雨润,天晴时见阵云生。”五通桥地区的盐业之发达,生产劲头之足,可想而知。

两千多年来,盐为基,水为魂,坐拥汇聚了大渡河、青衣江和岷江三江水的便利,五通桥古老的水码头一度繁华。身处四川盆地深处的五通桥,自古就与秦巴通人烟,而这里的人们,也天生就具有一股子闯劲和心怀天下的责任感,历史上曾两次担负起川盐济楚的使命。

五通桥盐业汲卤变迁

82年前,随着抗日烽火的点燃,历史的重担落在了五通桥。

1939年,五通桥老龙坝,一个古老的水码头突然热闹起来。一部200千瓦的蒸汽发电机运达这里,并于1939年7月1日正式投入运行发电。从此,乐山地区有了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发电厂,它的名字叫做“岷江电厂”。

战火纷飞中,这座古老的盐邦临危受命,承担起战时工业基地的使命,乐山地区82年电力事业发展的篇章也从五通桥揭开了序幕。

上世纪四十年代的岷江电厂

岷江电厂的第一家供电对象,是中国抗战工业史上的另一个传奇“永利川厂”。它就建在岷江电厂的旁边,前身是永利塘沽碱厂,1917年由爱国实业家范旭东先生、科学家侯德榜博士在天津创办。1937年天津沦陷后,范旭东、侯德榜与员工们拒绝与敌合作,辗转来到五通桥重建化工基地。抗战时期,永利人坚持生产,支持全国抗战和大后方工业民用,并在这里完成了世界化工史上有名的“侯氏制碱法”。位于五通桥区金粟镇东风电机厂内的永利川旧址,如今已经成为代表民族风骨的国家工业遗产。漫步在永利川旧址,范旭东先生手写的“新塘沽”石刻庄严厚重,浩气长存。

1948年,岷江电厂和客户往来的函件

前方将士要用盐,后方工业生产也要用盐。丧心病狂的日本侵略者专门制订了“盐遮断”轰炸计划,攻击产盐地区和周边的集散城镇。就在岷江电厂投运一个多月后的8月19日,几十架日机疯狂侵入到五通桥和乐山城区上空,实施狂轰滥炸。电力工人满怀对日寇的家仇国恨,冒着生命危险坚守岗位。与此同时,电厂的扩建也在战火中紧锣密鼓艰难进行。

有了电,犍乐盐场这样的传统工业也纷纷把牛车汲卤改为电动机汲卤,不仅产量倍增,还带动了当地铁工厂、电焊厂、修配厂等行业的发展,满足了周边厂矿企业的需求。

在那个民族危难的艰难时期,身处大后方的乐山人用自己的方式参加抗战,从乐山八县奔赴前线的民众达十万之众。与此同时,历经千辛万苦内迁到乐山、五通桥的企业、学校达几十家,乐山一时间成为民族工业的火种之地,用电量也在那时骤然增加。

始建于1941年的五通桥金粟桥发电所(属于原岷江电厂)

为了支援抗战,岷江电厂派出一路职工去湖南衡阳拆运一台2000千瓦汽轮发电机,另一路职工远赴缅甸仰光辗转运回一台链条式锅炉。在日寇飞机的不停轰炸和当时的蜀道条件下,历时8个多月机组运达五通桥金粟镇。1941年8月19日,500千瓦的发电机组在金粟桥投入运行。

抗战烽火中诞生的岷江电厂,见证了那一段悲壮的民族救亡历史。而作为乐山地区第一个中共组织成立的地方,五通桥也在历史的选择中开启了乐山地区工业化的进程。

1949年五通桥解放前夕,岷江电厂的工人们自发组织“护厂队”,保卫电厂不受国民党散兵的抢劫破坏。当年12月16日,也就是五通桥解放的第二天,岷江电厂由解放军接管,回到人民的怀抱。1956年,岷江电厂在峨眉龙池启动小水电开发;1958年,峨眉县九里火电厂(亦称岷江电厂)开建;乐山电网至此开始形成。

在五通桥停靠发电的2号船舶电站

三线建设的火热岁月,历史又一次聚焦五通桥。

1966年8月的一天。夕阳照耀下的岷江波光涟漪,一艘奇特的船舶,趁着夏季丰水期,从下游驶来,停泊在五通桥磨子坝的一个深水区。这艘从长江下游溯江而上几千里而来的船舶电站,编号为“2号”,装机容量4000千瓦。为支援三线建设,它在五通桥一停就是4年。2号船舶电站停靠五通桥期间,岸上不远处的山崖,电力建设者正抓紧开凿山洞,修建五通桥发电厂。

随着三线建设战略启动,乐山凭借着正在修建中的成昆铁路和良好的岷江航运以及丰富的自然资源和优越的地理环境,成为了三线建设的重点地区。1965年开始,一批三线建设重点工程先后落脚乐山。这些工厂、矿山、科研基地的建设,急需高电压等级的电网供电作保障。而当时的乐山地区电网结构却十分薄弱,电源点少,电压等级低。

国产6000千瓦的列车电站

船舶电站来了,列车电站也来了。

1965年初,水电部调派装机容量为6000千瓦的42号列车电站,沿着还未全面竣工通车的成昆铁路来到乐山,发电后并入岷江电厂的电网运行,一直持续到1969年。

1966年,大渡河梯级开发的第一座水电站“龚嘴水电站”开工建设,这是三线建设在乐山地区的配套工程,也是西南地区当时最大的水电站。周恩来总理十分关心工程进度,专门发出“加快龚嘴建设”的指示。1971年,龚嘴电厂一号机组和二号机组发电投运,为乐山地区的三线建设送上了及时雨。

1965年,三线建设刚刚拉开帷幕,原冶金部有色金属研究院338室和沈阳冶炼厂高纯金属车间搬迁到乐山,组建国内最早的多晶硅研究机构——峨嵋半导体材料研究所(厂),这个中国第一家集半导体材料科研、试制、生产于一体的基地,为乐山和五通桥的光伏新能源产业埋下了种子。

新的电源开发建设如火如荼,110千伏的输变电工程也提速发力。至1974年,乐山地区范围内形成了九里—乐山—五通桥—九里的110千伏环网供电,借着三线建设的东风,乐山电网自成体系。

红云输变电工程正在火热建设中(蔡昌杰)

今天,历史再一次选择了五通桥。

在三线建设时期开始布局的科研基地、工业硅和盐磷化工产业提供的配套便利,使五通桥在光伏新能源产业历史机遇来临时当仁不让。

2021年5月9日,笔者来到五通桥,通往220千伏红云输变电工程A7号新建铁塔位的树林里传来叮叮的马铃声。两条从沐川县一路架设过来的220千伏输电线路正在抓紧施工。许多新建的塔位都在偏僻的山上,受道路条件制约,施工材料就靠马帮一批一批运向施工地点。

金粟镇,在三线建设的火热岁月里,是水电部2号船舶电站曾经停泊过的地方。从这里往岷江上游望去,几公里外就是已经初具规模的“中国绿色硅谷”。当年,船舶电站为乐山地区输送了三线建设急需的动力。而现在,一条正在建设的220千伏红云输变电工程即将为中国绿色硅谷提供强大的电能保障。

继续建设中的中国绿色硅谷(刘翔)

2018年,乐山纳入全省首批“水电消纳示范区”。在政策和产业配套的有力支持下,通威、晶科、协鑫、京运通等头部企业纷纷进驻五通桥,一条“硅料—切片—电池片—组件”的光伏全产业链影响着全球的新能源市场。2020年7月,四川省委十一届七次全会明确赋予乐山“打造以光伏全产业链为重点的‘中国绿色硅谷’”重要任务。

如今,以五通桥为基地的乐山光电信息产业已具备5.5万吨多晶硅、10GW单晶拉棒、6000MW太阳能电池组件生产能力,高纯晶硅产能居全国第一、全球第三,稳稳跻身全球硅材料生产第一方阵。

2021年,随着碳达峰、碳中和行动的发布,全力推动新能源发展,促进能源供给清洁化的使命又一次落在了五通桥。

谁又能想到,历经82年风起云涌,历史和未来竟在这里交汇。  (文惊涛 高懿)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