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山医生自驾1200公里紧急驰援武汉

2020-02-10 09:25:34来源:三江都市报编辑:刘若辰记者 宋宇凡

“刚刚喝完中药,可以接受采访了。”2月7日下午6:30,结束了一天的工作,独自驰援武汉的乐山医生黄维向记者发来消息。

“每天8点上班,下午5点下班,下班第一件事就是喝中药。”回忆起这些天工作的点点滴滴,“我感觉我来对了!这是最大的感受。”黄维说。

A

“没想那么多,看到求助信息,就来了。”

黄维是乐山市沙湾区人民医院放射科医生。1月28日,黄维在一个影像医师的微信群里看到了武汉市江夏区中医医院放射影像科医生发布的急需支援的求助信息。顿时,前往支援武汉的想法涌上心头,黄维立刻和江夏区中医医院取得联系。

“没有想那么多,看到信息,在很短的时间就作出了这个决定。”黄维说。不久后,他收到了一张从武汉发来的《证明》,上面写着:“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现有四川省乐山市沙湾区人民医院CT医师黄维支援我院,特此证明。”上面还附了黄维的身份证号、医师执业资格证号和车牌号,落款盖章是武汉市江夏区中医医院。

1月31日,黄维发了一条朋友圈,“一个人的远征,我可能是最特殊的‘川军’。”随后,他带着打印的《证明》和3袋尿不湿踏上了赴武汉支援的征程。

2月1日中午1点,经历17小时、1200公里的旅程后,黄维到达武汉市江夏区中医医院。拍了张医院大楼照片后,黄维发了个朋友圈,“安全抵达,我们一定能够打赢这场战争。”

B

“战友们很疲惫,我感觉我来对了。”

到医院报到后,黄维被安排先去休息。江夏区中医医院副院长韩劲松告诉黄维别着急,“该休息的时候,一定要休息好,打持久战。”

2月2日,上岗第一天,黄维早上6点多就醒了,穿上尿不湿赶到医院还不到8点。但他发现,更衣室里挂着上百件衣服,一些是夜班的医务人员还没下班,一些是今天白班的人比他还早。换好防护服,黄维看到了一个个面容疲惫的战友,“我当时第一感觉就是,我来对了。”黄维回忆说。

一开始,黄维被安排做CT诊断,基本上都是肺部CT,其中很多是发热病人。他听战友们讲,作为疫情定点收治医院,最高峰一天肺部CT要做300人次,这两天已经少一些了。紧接着,黄维还抽空学习了扫描技术,“担心做扫描工作的战友身体吃不消,这样我可以顶一下。”很快,身穿“放射,四川,黄医师”字样防护服的黄维就和战友们打成了一片。

“你来得刚刚好。”工作几天后,一个战友对黄维说。原来,在黄维到来前,CT室只有3个人倒夜班,最长要连续工作20小时,其中一位是怀孕3个月的女医生。而正是因为黄维的到来,她从下一轮开始,不用再倒夜班了。

C

“很想家人,排解方法就是努力工作”

谈起家人,黄维说,排解想念家人的方法就是努力工作。因为怕控制不住情绪,黄维和家人的联系仅仅是微信和电话,几乎不会视频。

黄维的妻子是成都市大邑县一个乡镇卫生院的护士,支援武汉的事,黄维之前和她提过,而妻子没有表态。黄维觉得,同为医务工作者的妻子能理解。

出发前,黄维将两个儿子(大的11岁,小的4岁)安置在岳母家,他告诉小儿子:“爸爸要去工作,会很久才回来。”小儿子问:“什么工作?”他说:“你就当爸爸是去打怪兽好了。”大儿子送他出门,到了门口问他:“能不能不去?”他反问:“你是希望爸爸当一个懦夫,还是迎难而上?”

D

“这就是作为医务人员的使命”

2003年医学专业毕业的黄维曾参与抗击“非典”的工作,在一线待了1个月。2008年“5•12”汶川地震,他在大邑县的一个乡镇卫生院工作,地震发生三四天后就去了都江堰市人民医院增援,后来又去了一个专门运送伤员的机场帮忙。国家有难的时候,黄维冲在了一线,“这就是作为一个医务人员的使命吧!”黄维告诉记者。

听说黄维支援武汉的消息后,黄维的工作单位沙湾区人民医院的领导和同事纷纷打电话关心他,“他们让我不要担心,有需要有困难都给他们提,他们想办法来解决。背后有人支持的感觉很温暖。”黄维说。

“虽然黄维在我们医院待的时间不长,但是大家都很喜欢他,他是一个正直、爱工作的好医生。”该院院长刘守文告诉记者,黄维的精神值得鼓励,院方会全力支持他。(记者 宋宇凡)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