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杉的世界

2020-03-09 10:28:51来源:乐山日报编辑:刘若辰记者 杨心梅

人物

徐杉 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国家一级作家、宗教文化学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乐山市杰出人才、乐山市学术和技术带头人、乐山市作家协会主席。已出版纪实文集《布金满地——神秘的峨眉山佛门传奇与揭秘I 、II》《藏地八千里I 、II》,长篇历史小说《最后的大佛》《藏茶秘事》,非虚构性文学作品《即将消失的文明》《外来文明的印记:中国•嘉定往事》八部。先后获加拿大总督奖,四川省“五个一工程奖”,两次获四川省“巴蜀文艺奖”,四川省首届年度百家优秀艺术家奖等。

徐杉近影

印象记

在第110个国际妇女节来临之际,记者和徐杉这位乐山少有的学者型女作家相遇了,她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比较柔弱。

然而在随后的交谈中,记者完全改变了最初的印象。徐杉出生于军人家庭,个人有4年军旅生涯,这样“硬核”的生活让她的性格里充满了冷静和坚韧。所以我逐渐能理解她为什么能独自行走在藏区、山野和异国他乡,完成一般女性难以完成的学术研究和文学创作。徐杉说,每个人的人生都是有限的几十年,但是因为写作,她既接触了很多人的人生,也思考和探索了许多不同人的人生,“文学创作让人在短暂的人生中拥有了很多的人生,于是生命因此变得丰富。”

同样,记者也感受到徐杉性格里女性独有的温柔和细腻。疫情防控期间,口罩是大家出门的“标配”,虽然遮住了大半张脸,但眉眼都有修饰,翠玉耳环和花束胸针能让人感受到徐杉精致的生活态度。这样的气度让她在探访陌生地的时候很容易和当地人打成一片,能包容外来文化的差异与冲击,更能在囊中羞涩的行走路上和枯燥不知结果如何的研究调查中始终保持坚持不懈的姿态。“不会打牌”“很少参加聚会”“疫情发生后也不觉得宅家无聊”是徐杉当前的状态,她的精神世界已经被所经历、所学习、所了解的事物填补得相对丰富,所以她呈现出一种从容淡定、安静祥和的状态。

《中国·嘉定往事》书封

对话

记者:您就职于乐山市文化艺术研究所,应该说学术研究和艺术创作是两个发展方向,但似乎对您而言,两者得到了有机融合,有相辅相成的感觉,您是如何看待二者之间关系的?

徐杉:我是专业作家,但很多时候是在做软科学研究,比如:《清末民国时期西方文明对乐山社会发展的影响研究》《乐山弥勒大佛造像中几个问题的研究》《峨眉山苦行僧研究》《抗战乐西公路历史价值与文旅融合保护利用研究》等等。而我在研究的同时也在创作文学作品,如长篇历史小说《最后的大佛》,长篇非虚构文学作品《外来文明的印记:中国•嘉定往事》等等。我认为在人文领域学术研究的基础上进行文学创作,能让作品更加严谨,更加丰富,更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我认为要做一个称职的作家,应该是一个知识渊博的人,更应是一个有所成就的学者。古今中外许多作家都是学者,他们在各自的领域独树一帜。我的愿望是在人类文明进程中做一个有良知的学者和作家!

记者:现在我们经常说“文化自信”,您认为我们应该如何去把握这一概念?

徐杉:所谓文化自信,你首先要了解你所处的是一种什么文化?这种文化的精华是什么,糟粕又是什么。文化与文明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文化有俗文化,也有雅文化,还有恶文化,你要能对它进行一个正确的判断和选择。当你拥有了去糟粕留精华的能力的时候,你才能说清自己为什么自信,而不是盲目自大。

记者:您有相当丰富的人生经历,那您主张用什么样的心态来工作和学习呢?

徐杉:好奇心、求知欲一直伴随我健康、快乐地工作和生活。

去年我与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组成员去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县参与评审“中国藏族赛马文化之乡”项目,回程途中在折多山下的新都桥镇遇车祸右臂骨折,连夜被到雅安市天全县医治。一个多月之后,我又出发行走南疆、楼兰、若羌、且末、民丰、和田等地,途中穿越了600公里无人区,也遭遇到八级大风引发的沙尘暴。虽然有人说我太冒险,但身处天地苍茫之中时,确实能真切地感受到天地的浩瀚,个人的渺小,以及更多对生命和人类文明发展的思考。

记者:近两年,您在长篇作品产出上好像有些沉寂,可以透露一下您目前的创作情况吗?

徐杉:这几年我的精力主要集中在两件事上:一是《梵境——乐山世界文化的起源发展》,这是一部半学术著作,由四川大学出版社出版,讲述乐山佛教的起源与发展,与当地文化的吸纳融合,收录了二十多年来一些田野调查笔记和访谈,其中有的受访者已不在人世,有的内容是首次公开,有的资料非常珍贵,弥补了乐山世界文化遗产研究方面的一些空白。如果不是疫情的原因,该书这个月就会面世。

第二件事就是软科学研究项目《抗战乐西公路历史价值与文旅融合保护利用研究》,这也是市政府的一个科研项目,内容主要是保护和利用抗战时期修筑的由乐山至西昌的这条公路,重点在金口河,因为这是全国屈指可数保留原貌的公路,在抗战时期连接滇缅公路被称为抗战的“输血线”。为了该课题研究,我行走大小凉山,并沿老乐西公路、西祥公路、滇缅公路实地考察,行程上万公里,收集了丰富的第一手资料。研究的目的也是为揭示那段隐秘的历史和弥补人文缺失,同时促进文旅融合、推动当地乡村振兴,现在研究项目第一阶段的成果已经开始实践应用,金口河威尔逊小镇等相关项目开始实施推进。(记者 杨心梅)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