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石念文:点击乐山古文明

http://www.scol.com.cn  (2015-10-25 10:10:13)  来源:乐山日报  
编辑:王晶城记者 宋亚娟  

    人物名片

    石念文

    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乐山市作协副主席,乐山市文化艺术研究所特聘文学创作研究员,现供职于市委讲师团。多年从事地方文史研究与纪实文学创作,已公开出版《竹园铺大战》《血路》《西山纪事》《盛世大行》等专著。作品曾获乐山市第五届、第六届“郭沫若文艺奖”,四川省首届“天府文学奖”。

石念文近影 受访者供图
 

    自公元前七世纪鳖灵开疆以来,漫漫历史长河中,乐山先民创造了辉煌灿烂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岁月的更迭,时事的变迁中,在乐山这片土地上,到底留下了哪些文明的遗存和光影?诗歌里的嘉州古渡口,谁又曾停歇于此,吟出了一声声历史的绝响?海通、邓通、嘉定四谏……曾经穿梭于历史中的人物,他们是如何出现,又是怎样消隐于茫茫的人海,为我们留下一个个既清晰又模糊的剪影?

    近日,由市文化艺术研究所出品、四季出版社出版的历史类读物《点击乐山古文明》面世。乐山作家石念文历时三年打磨,在卷帙浩繁的历史碎片里“淘金拾宝”,将“乐山古文明”串珠成线,向人们捧出了一部既有考证,又不乏趣味,隐藏着诸多历史符号的崭新文本。

    1

    记者:历史题材,向来是小说和散文作家偏爱的对象,从近年来流行的文学艺术作品来看,更是如此。和流行的这种趋势相吻合的是,你一直书写的都是历史,不管是《竹园铺大战》还是《西山纪事》。但和刚出版的《点击乐山古文明》不同,前几部几乎都是“纪实类”作品,有真实的故事影子,也有文学的成分,《点击乐山古文明》的体系是庞大甚至是虚无的,你是怎么想到触碰这个题材,并且将这种虚无化作有血有肉的实体?

    石念文:从公元前七世纪“鳖灵开疆”至今,乐山已走过2600余年漫长岁月。其间,屡经沧桑,几番涅槃。作为蜀国与西南各族回旋的要冲,作为三江交汇的水上枢纽,作为“开明王朝”的发祥地,其政治、经济与军事地位日渐凸显,在漫漫历史长河中,这片土地上演的故事,波诡云谲,触目惊心;这片土地创造的文明,璀璨夺目,光耀千古!

    历史原本是生动而鲜活的。学究似的考据固然需要,也十分必要,但因其偏重于学术性,在传播面和与影响力上难免受限。再则,乐山在明朝以前没有完整历史文献,目前能看到的仅是一些零星碎片,要么散见于个人著述及省志、国史,要么湮没于繁冗庞杂的方志史料,或东鳞西爪,或语焉不详。若能梳理两千多年的古文明脉络,把零星的碎片连缀起来,还原其鲜活与生动,让生活在这片土地的乐山人,充分地了解其辉煌的过去,从中得到有益的知识,必将能增强其文化认同与文化自信,更由衷地热爱自己的家乡,肩负起相应的责任,科学地进行建设与开发,创造出新的文明成果。与此同时,乐山作为“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世界著名的旅游胜地,也需要一部与之匹配的推广文本,作为中外游客认识乐山、亲近乐山的媒介与信使。

    对我而言。无论是文学还是历史,最多算是个爱好者,发烧友。多年以来,我的写作大多取材于地方史志,人物和事件多有历史原型,不同的是,之前的写作更偏重于文学,而这次的写作更接近于历史。之前是取材于某个点,这次是发端于一条线。如此而已。

    “点击乐山古文明”,没有可资借鉴的蓝本,很多课题是从零开始。为搜集整理文献资料,足足耗去了半年时间。我把图书馆、档案馆、互联网……凡是可以借助的平台,像篦子一样篦了一遍;对前辈学者、圈内同道、民间高人……凡是方便求教的良师,无不程门立雪,悉数讨教。为了提高自身的史学素养,我阅读了大量的史学史论和历史典籍。

    写作的过程时断时续,一波三折,曾几度遭遇莫可名状的无奈与苦痛。因现存的史料多半是些零星碎片,在写作过程中,既要厘清历史脉络、文明节点,更要在尊重其时代语境与历史逻辑的前提下,兼顾到文本的生动性与可读性;既要经得起史学家们严谨的挑剔,也要尽可能做到明白晓畅,引人入胜。基于此,行文多从宏观入手,微观落笔,字斟句酌,并数易其稿。

    2

    记者:从文学的角度看,作家们往往都热衷断代史,从某一个年代或者某一个人物出发,操纵历史的脉络。这样的好处在于,勾勒出的线条不至于模糊。《点击乐山古文明》这个标题具象而立体,你是怎么寻找到那根串珠之线的?“点击”到了哪些乐山古文明的关键词?这些关键词代表了乐山的哪些符号?

    石念文:如前所述,乐山古文明多是一些零星碎片。要想有机地串连起这些碎片,清晰地呈现其脉络与精华,找准那条“串珠之线”至关重要。我的选择是:以时间为经,以空间为纬,以成果为血肉,以情感为灵魂。时间,从“鳖灵开疆”至“嘉定起义”2600多年;空间,当下乐山所辖区域;成果,包括物质成果(如文物古迹)与精神成果(如艺文贤达);情感,作为一名乐山后生的桑梓情、自豪感与使命感。

    盘点乐山古文明,有几个概念日渐清晰,并时时萦绕在脑海,倾注于笔端,那便是:源远流长、辉煌灿烂、人文鼎盛、风格独特。乐山自鳖灵开疆以来,2600多年间,虽历经沧桑,几度劫难,文明的进程却未曾停滞,即便是獠人乱蜀、宋元兵燹期间,仍然有大量文明成果奉献给世人。东汉两晋,崖墓数量、规模及文物价值居全国之首,盛世唐宋,李白、杜甫、苏东坡、黄山谷等顶级诗人,在乐山留下千古绝唱。乐山这片丰饶的土地,曾经涌现出“钱布天下”的邓通,挥剑斩蛟的赵昱,凿山成佛的海通,保境护邻的杨展;还有取义成仁的何状元,秉笔直书的李心传,神勇血性的熊克武,学富五车的胡世安;还有敢于跟皇帝叫板的“嘉定四谏”,“戊戌变法”的理论鼻祖廖平。他们或英武风流,或斯文儒雅,或立言立德,或金戈铁马。举世闻名的乐山大佛,其体量之大为世界之最;雄险奇秀的峨眉山,位列“佛教四大名山”;三江古航道,是巴蜀最早的“高速公路”;千年卓筒井,人称“中国第五大发明”、“世界石油钻井之父”。

    子曰:“智者乐水,仁者乐山。”乐山的先民们智慧如峨眉仙山,仁义似三江之水。这山与这水,孕育了乐山文明,承载着千年辉煌。

    3

    记者:文史研究是一项浩大的工程,何况将其落在笔端,形成一种可供后人考证的史料,其严谨性艰难度巨大。在你的研究和书写中,史料给你留下的可以发挥的东西多不多?遇到的最大难题是什么?你又是怎样进行二次发掘的?就《点击乐山古文明》这本书而言,还有什么遗憾吗?

    石念文:诚如斯言,这是一项艰巨浩大的工程,其涉猎领域之广与写作难度之大,超乎想象。文史读本不同于文学创作,不能信马由缰,任意发挥,相关的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务求准确与严谨,言必有据,不能含糊,更不能臆造;与此同时,又不能过分拘泥,陷入繁冗枯燥的索引考据。文史读本担负的使命在传播而非发掘,在表现形式上力求贴近普通民众。欲以生动的文笔还原历史真相,关键在于史料的占有与分寸的把握,

    乐山拥有两千多年文明史,留下的史料却十分有限,对于初涉文史研究的本人而言,无疑是个巨大的挑战。为了发掘乐山古文明,不少前辈学者,如杨炳昆、毛西旁、罗孟汀等诸位先生,已经做过大量的工作,并且有不少成果面世。我的研究与写作,得益于他们的引领与启迪。

    经过长达3年的孕育与打磨,《点击乐山古文明》终于面世了!从某种意义上说,这部著作是我另一个孩子,所倾注的情感与心血不言而喻。尽管,由于自身才疏学浅,既非专业人士,又是半路出家,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著作中难免有瑕疵甚至谬误;并且,为成就这一项艰巨浩大的工程,付出了难以言说的代价,但是,作为一名乐山人,作为这片土地养育的一介书生,怀着对历史深深的敬畏,我尽心了,尽力了,无怨无悔!

    4

    记者:“让生动的历史走出学究的书斋”,作为《点击乐山古文明》扉页上最显眼的一句话,你想传递出一个历史文化研究者怎样的态度?在你看来,文学与历史之间,现代乐山与有着辉煌历史的古嘉州之间,那是怎样的一种关系?

    石念文:历史是人类共同的遗产,解读历史不只是权威人士的专利;学术研究的终极目的是服务于社会大众,而不是学究们装点书斋的摆设。每个人都有解读历史的权力,不必顶着唬人的名号与头衔。

    在中国古代,文学与历史之间,并没有严格的界线,正所谓“文史不分家”。文学表现历史真实,历史多采用文学表达。如太史公《史记》,既是“史家之绝唱”,又是“无韵之离骚”,文学与史学,在其中实现了完美的融合。

    就一座城市而言,拥有悠久的历史与灿烂的文明,是值得骄傲和自豪的。现代乐山从历史中走来,也将成为未来的历史。作为生活在当下的我们,保护与传承文化遗产,是我们的责任;继往开来,创造出新的文明成果,是我们的使命。让若干年后的乐山人,提及当下这段历史,也能如我们提及先辈一般,脸上洋溢着自豪,心中满满是敬意。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