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乐山抗战往事】武大学生文健之死

http://www.scol.com.cn  (2015-09-02 09:13:27)  来源:三江都市报  
编辑:王晶城  

    文健,江西人,随武汉大学内迁乐山,住龙神祠学生宿舍。

    武汉大学到乐山后,重新恢复了“抗战问题研究会”,这个组织最初成立于武汉珞珈山,文健加入了抗战问题研究会,并积极参与活动。

    抗战问题研究会是学生运动的一面旗帜,它是校方认可的合法组织,具有全校学生会那样的地位和作用。它也是乐山县抗日救亡运动的主力军。其活动范围突破了学校,扩展到工厂、农村。活动的形式多种多样,包括办夜校、组织歌咏队、公演话剧等。在办夜校的过程中,很多乐山青年认识了文健,喜欢他的演讲。

    学生以学为主,抗战问题研究会的活动仅仅局限于星期日,或者夜晚,平时还是在上课。

    武汉大学校本部在文庙,一些基础课或讲座都是在这里上大课,文健与朱士烈是好朋友,经常从文庙听课出来,结伴到老霄顶看书。偶尔顺着老霄顶后山下去,绕陕西街回龙神祠宿舍。

    朱家也是避难到乐山来的,在陕西街租了一间民宅,由于父母善良,对外地的学生特别关照,只要文健从陕西街经过,被朱妈妈看见,就会留他下来,稍坐片刻,或请他吃饭。当然,朱家帮助的学生很多,文健仅仅是其中之一。

    战乱中的穷学生,能吃上一顿热气腾腾的家常饭,本身就不容易,更不要说“吃大餐”。

    所谓“吃大餐”,就是乐山老百姓讲的饭桌上有鱼肉。

    朱家接待外地学生,一般都是几个,很少单独接待。朱妈妈叫文健吃饭,同时会让儿子去再请几个同学来。因此,文健认识了潘守谦等同学。

    文健是中文系的学生,朱士烈、潘守谦是法律系的学生。

    朱士烈与文健同年级,潘守谦高他们一个年级,是学长。

    潘守谦住在斑竹湾那边的学生宿舍,到文庙上课很不方便,便在海棠湾附近租了一间民宅住了下来,文健和朱士烈时常去看他。

    暑假,很多同学都去参加社会活动,宣传抗日,办文化补习班。文健他们承担的专题讲课已经结束,他想找一个地方看书,便决定去茶馆,约潘守谦一起去。

    潘守谦认为玉堂街的白宫茶馆环境好,利用这茶馆的场地可以阅读世界名著,然后再进行讨论。

    1939年8月19日这天,他们吃过早饭就去茶馆占位置。因为假期,学校图书馆关闭,到茶馆来看书的学生特别多。他们选了后院比较僻静的桌子,泡上茶,准备坐一天。

    刚坐下一会儿,就陆续看见几位武汉大学的学生来了,他们很庆幸来得早。

    空袭警报响起,一些茶客开始跑警报,部分武汉大学的学生也跟着跑。潘守谦和文健都没有跑,一方面是经常遇到拉警报,跑疲倦了;另一方面是好不容易才占到好位子,不愿意放弃,便仍然坐在茶馆后院看书。

    朱士烈不一样,他和家人在一起,按照往常的习惯,警报响起,他就陪同家人躲进高标山下的防空洞里。

    与过去跑警报不同,这回日本飞机真的来了,丢下重磅炸弹、燃烧弹,随之而来的是房屋倒塌的噼里啪啦声和爆炸声,此起彼落。潘守谦和文健这才站起来准备跑,由于他们在后院,进出不方便。

    日本飞机又用机关枪扫射地面。潘守谦他们没有跑出几步,文健就中弹了,旁边的人看见子弹击穿了他的腰部。

    潘守谦不顾生死要地扶着他,想逃离这个茶馆。

    文健忍着巨痛对潘守谦说:“你闪!快走!我不行了!”

    潘守谦抱着他,想让他坚持,等人来救援。

    周围的房子燃烧起来,潘守谦仍然不放弃文健,大声呼喊他的名字。

    很快,文健闭上了眼睛,从潘守谦怀里滑到地上。

    潘守谦用手试了试文健的鼻孔,已经没有气了,他永远地离开了人世。

    轰炸还在继续,炸弹还在发出巨响,燃烧的建筑不断倒塌,潘守谦依依不舍地离开文健,从玉堂街向陕西街跑去。他满身灰尘,鼻孔钻满了黑灰,去找朱士烈求救。

    朱士烈离开住家,躲进了防空洞,看见日本飞机掠空而过,同时地面发出“轰轰”的声音,外面爆炸燃烧的热浪卷着风,扑进防空洞,令人窒息,他觉得大难临头,探头外望,惊觉满天变成橘红色。

    日本飞机飞走后,朱士烈走出防空洞,立即进城,参加武汉大学防护团的救援活动。他后来回忆道:“我……在城内街道巡视,发现一对夫妻,相拥而死,将尸体分开,在死者胸前有存折及若干现金,其情景令我鼻酸。又在白塔街武大女生宿舍附近,地上躺着一具农民尸体,表面看,好像在地上睡觉,但将尸体抬起,他的衣服和头上包的白帕布,如同灰尘一样,纷纷飘落。腿部肌肉因皮肤裂开呈金黄色,亦系高温烤死。再向城外望去,医院广场排列尸体多具,心中有说不出的悲怆和愤怒。”

    潘守谦没有找到朱士烈,碰巧武汉大学防护团的一个分队从陕西街过,听到文健被炸的消息,立即去了玉堂街的白宫茶馆。

    文健被武汉大学防护团送至仁济医院,经医生反复检查,确认其早已死亡。

    武汉大学为文健购置了棺材,将他埋葬在西湖塘侧面,面向武汉大学工学院。

    朱士烈到台湾后,撰写了《乐山生活杂忆》(载于台北《珞珈》第147期),再次谈到文健。

    乐山上了年纪的老人都知道,日本飞机轰炸乐山时,在白宫茶馆这里死了一位武汉大学的学生,是江西人。(张碧秀)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