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乐山抗战往事】俞大光的武大求学记

http://www.scol.com.cn  (2015-09-02 09:12:17)  来源:三江都市报  
编辑:王晶城  

    武大纪念堂设在乐山师范学院环境清幽的沫若图书馆内,整个纪念堂以红色为主基调,门口挂着伍修权将军亲笔题词的“武汉大学乐山纪念堂”牌匾,下方屏风镶嵌着武大王星拱校长与周鲠生校长的照片和当年的校徽、校训。走进纪念堂,这里有保存完好的老照片、试卷以及各种珍贵资料、图片和实物。

俞大光 资料图片
 

    在校训背后突出的位置,置放着一个约五米长的玻璃橱窗,展出了许多抗战时期武大在乐山教学的珍贵实物。其中最让人感到惊讶的,是一本当年原始的随堂笔记,一丝不苟的课堂记录,清秀流畅的中英对照文字,还配上了精致的解说图。看样子应该是把随堂听课笔记,经过了课后整理完善而成的。笔记的主人公便是当年的武大机电专业学生、后来的中科院院士俞大光先生。透过这本课堂笔记,我们看到的是当年俞大光先生的勤勉认真、严谨求真的学风。

    到嘉定古城上学去

    跨入学府武汉大学之门时,俞大光是一个穷学生。1940年10月进入武大之前,于1939年7月毕业于湖南省立高级工业职业学校(中专,当时称高工)电机科,时值抗日战火已经燃烧到湖南,他家乡长沙已被国民党政府按焦土抗战政策用大火将城市焚烧殆尽。为生活所迫,俞大光经胞兄介绍,到该厂的动力厂当了一名办事员。1940年春,该厂为避战火分批迁往重庆上游40余公里的小镇,他随第二批于5月到那里。但俞大光继续学习之心未死,便趁此时机复习功课,准备参加大学入学统考。当年暑期去就近的白沙镇应考,被迁居乐山的武大录取。

    由于一贯的俭朴生活,俞大光已从一年的微薄工薪中有了些积累,堪作赴校路费和申请到“贷金”前的生活费用,就决定去乐山上学。当他写送了辞呈后又意外的获得了增发的3个月工薪,心中又踏实了些。当年10月12日才启程,选择了资费较廉的水路赴校。当乘轮船到达宜宾时,在船上新结识的一同去武大入学者已聚集了10来人。一打听,因水浅暂无轮船驶往乐山。他们共同在旅馆等了3天,均无结果。为免过迟影响报到入学,大伙儿合包了一个桨划木船,抢时间夜间启航。但由于水浅滩多,船工们体力消耗很大,难以连续行驶,以致百余公里路程竟走了8天。到校报到虽已过了限期,但学校还是通融给他们补办了报到手续,让他们都领了注册证。这赴校入学的10多天,由于密切的共同生活,他和其中一部分同学已经很熟,逐渐形成为终生挚友。

    由于一年级新生不分系,他们都被分配住第一宿舍。不久俞大光又见到了敖明松,但后来来往不多,1944年毕业分手后也就失去了联系。当时使俞大光悬心的还是申请贷金能否获得批准问题,因为当时俞大光家乡长沙还不属沦陷区,万一不被批准他就会无法学习下去,而且会走投无路!但他的过分担心似乎是多余的,不久俞大光就被批准获得乙种贷金,堪供当时学生低标准膳食之需,而学生学费和住宿费一直是免收的。从此俞大光可以在武大安心求学了。

    不因战乱而放松要求

    除了认真学习记好课堂笔记之外,俞大光同样积极参与各种社会活动。当时乐山的武汉大学机电系,有两个著名社团,一个是“力讯社”,另一个是“珞珈平剧社”。“力讯社”是武大电机系学生学术活动的组织,电机系分电力和电讯两组,“力讯”有电力和电讯之意。人们一到乐山公园(今海棠广场)门外,就可以看到署名“力讯社”的广播消息,快速报道抗日战争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等时事消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风雨无阻。俞大光他们坚持采集消息、誊抄复写,一式四份,一份贴在文庙武大校部,一份贴在李公祠,一份贴在三育学校,还有一份贴在公园门口,表现出“服务社会”和“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精神。

    当时武大电机实验室在乐山西郊离大渡河不远的电机楼,设备从武昌迁乐山途中,曾遭日本飞机轰炸破坏,老系主任赵师梅教授率领“力讯社”的学子修复电机,一来自己动手重建实验室,二来收理论联系实际之效。该社还组织了丰富多彩的课外活动,如业余时间进行线电收发技术、学术交流、学术壁报等,强有力地配合与发展了电机系的课堂学习,密切了学子间的交流与切磋,强化了人才共生效应。俞大光曾在“力讯社”担任过一届负责人。

    “珞珈平剧社”是当时武大的一个京剧社团。该剧社演出的水平非常高,为了给受“水、旱、蝗、汤”灾害的河南人民募捐等,珞珈平剧社在乐山城里一再公开义演,一次连续演出十几场,场场爆满。已是武大教师的俞大光,经常参加“珞珈平剧社”活动,喜欢拉京胡和二胡,功底非常深厚。俞大光说:“乐山时期‘珞珈’和‘课余’两个平剧社都有不少胡琴圣手,如陈道泓、储宾昌、赖顺昌、张钟祺、王学周、舒声等。公开演出时我只拉过二胡。”

    俞大光还依然积极参加学生运动。1946年武汉大学“六一惨案”后,俞大光发出多封告同胞书的信函,同年他当选为讲师助教会干事。不久,该会发起了“反饥饿、反内战”罢教运动。后来他又参加“应变委员会”、“安全互助团”,为“保产护校”、反迫害运动作出了贡献。

    1938—1946年西迁乐山,是武汉大学历史上最为艰难的时期。然而,正是在这短短的8年间,武大竟然培养出了12位后来为国家做出重大贡献的知名院士。我们从俞大光先生身上,从他书写整洁流畅、内容充实完善、学风严谨认真的课堂笔记上,看到的是武大乐山时期的“乐山精神”。这就是:“严谨治学、自强不息,克难奋进,励精图治,明诚弘毅”。武大这所培养人才的熔炉,在抗日战争艰难岁月中,师生共同营造了一种特别令人怀念的氛围,使人们不但能够以乐观主义的精神平静地面对艰辛环境,而且能迸发出积极进取的动力,形成课内外丰富多彩的局面。(朱仲祥)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