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乐山往事】乐西公路 血肉筑成的抗战路

http://www.scol.com.cn  (2015-08-27 09:06:44)  来源:三江都市报  
编辑:王晶城记者 张波  

    乐西公路是抗战时期修建的一条战略公路。路线起于乐山,经峨眉、峨边、金口河区,雅安市的汉源、石棉,凉山州的冕宁,止于西昌,全长525公里。乐西公路是20多万民工在抗日战争最艰苦的时期谱写的壮美乐章,有4000余人为这条“抗战公路”付出了宝贵的生命,被誉为“血肉筑成的长路”。

乐西公路沙盘 记者 张波 摄
 

    连通滇缅 完善大后方抗战路网

    1938年8月,国际通道滇缅公路全线通车,从滇缅公路运进物资到达昆明,再进入四川,要经滇黔线走贵州,这条交通大动脉线不仅绕道,也容易遭到日机轰炸,急需修一条更隐蔽、快捷的公路转运战时物资。

筑路
 

    全面抗战初期,日本侵略者在中国大举进攻,广州和武汉相继沦陷,1938年底国民政府被迫迁都重庆,然而重庆连续遭受日军的轰炸袭击,宜昌失守后,重庆更是岌岌可危。“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半壁河山沦陷。国民政府考虑重庆沦陷后的战事安排,内定西昌为第二陪都,一旦重庆不保,从重庆再迁西昌,乐西公路是战时迁都的唯一通道。

    《乐西公路》一书编辑部主任罗明刚告诉记者,谋修乐西公路还有多重考量:那就是完善以重庆、成都为中心的大后方抗战路网。国民政府一度计划实施乐西公路从西昌新辟至印度的康印公路(中印公路前身),构筑桂越、滇越之外的第三条国际通道。除此外,上世纪30年代,攀西蕴藏的矿产资源引起政、经、学界的高度重视,长期抗战需要开发资源做支撑。因此,在祖国大西南紧急修筑一条一头牵重庆、成都,一头连西昌直至滇缅的交通生命线,已势在必行且迫在眉睫。它的建成,既可使国民政府在不测之时迁往西昌,更承担连通滇缅公路、分流物资源源不断运往重庆、成都的重任。

    精英云集 征调20多万民工

    1939年5月,乐西公路开始路勘,8月,国民政府交通部在乐山成立乐西公路工程处,地址设在陕西街八角洋楼,工程由中央拨款,交通部公路总管理处承办。

试通车
 

    1940年4月,乐西公路全线展开施工。当年,公路工程技术精英云集四川。记者在乐山市交委“乐西公路陈列室”看到,参与修路的工程技术与管理人员很多都系出“名门”。时任交通部公路总管理处处长赵祖康挂帅主持修路,并兼任交通部乐西公路工程石工总队总队长。赵祖康从事于中国公路的修建事业,为发展现代公路奠定了基础,被誉为中国交通工程三杰(詹天佑、茅以升、赵祖康)之一。

    乐西公路副总工程师张佐周是北洋大学土木系高材生,曾经参与了滇缅公路的修筑。他在主动请缨参与乐西公路修建时说:“我不会打仗,但我会修路。”2009年,张佐周之子张熹老人在《乐西公路——我生命的摇篮》里写道,“1940年至1942年,我父亲任交通公路总管理处督查工程师,后被紧急调往乐山修乐西公路,当时,我只有1岁,我母亲带着我先在乐山的八角楼住了一段时间,随后跟随父亲在现在的汉源县乐西公路施工建设的一线指挥部住了整整3年。”

    除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工程技术人员,据史料不完全统计,为兴筑乐西公路,乐西公路三期工程处先后有20多万民工参与筑路,共涉及当时川康两省31个县,乐山已有行政区划11个县(区)均派工筑路。

    筑路艰巨 平均每公里死亡8人

    乐西公路修筑至为重要,也最为艰巨。罗明刚说,在当时国内已建成公路中,乐西公路高差、纵坡为最,均大于滇缅公路、西(安)兰(州)公路、川滇东路等。乐西公路石方工程量高出滇缅公路50%。《中国大百科》词条称:“乐西公路是为当时国内最艰巨的公路工程”。在近乎原始的人力筑路条件下,在极其紧迫的赶工严限下,为打通乐西公路,工程集中在严寒冬季的100多天时间里,并且工程补给极为匮乏,“工、料、粮、运、款”成为五大拦路虎,“盖成路之难,有非言语所能形容者矣”。

位于蓑衣岭的纪念碑
 

    乐西公路是一条典型的中国抗战血路,据乐西公路技术人员手记:“抗日卫国一寸山河一寸血,筑路架桥每米工程每米魂”。在乐西公路修筑中,大量筑路人员死亡,在当时国内各已成公路工程中极为突出。死亡大都发生于突击赶工最紧张时期,主要是工伤死亡,冻、饿死亡和病亡。“其中蓑衣岭为全路死亡之冠,菩萨岗为全路病亡之最。”罗明刚向记者介绍说,据相关资料保守评估,乐西公路525公里,死亡人数在4000人以上,平均每公里死亡人数高达8人。在工程最艰巨的岩窝沟,平均死亡人数达到每公里20人。同时期修建的滇缅公路、川康公路,其死亡人数均低于乐西公路。

    罗明刚说,如果说战争年代枪林弹雨中死人经常发生不足为奇的话,乐西公路纯粹因筑路而发生大量人员死亡,堪为中国公路建筑史上最悲壮的一页。

    抗战通道成为运输大动脉

    1941年2月,历时一年半、长达525公里的乐西公路全线完工并通车,至1945年8月抗战胜利,先后担负起转运滇缅公路、驼峰航线、中印公路国际援助物资的重任,成为中国重要的抗战物资通道。

罗明刚讲述乐西公路史 记者 张波 摄
 

    《乐西公路》一书中记载,当年,中国抗战的物资主要从滇缅公路运入。乐西公路通车后,与滇缅公路休戚与共,开始分流通过各类国际物资车辆。

    随着美国加入太平洋战争,中国战区开辟了从印度至中国的著名空运线“驼峰航线”,成为中国抗战后期的物资运输生命线,当时云南下关是一个重要的空运接运点,空运物资在此接运后,由西祥公路、乐西公路接运入川。

    沿“驼峰航线”飞行的飞机从印度飞越西藏后,转飞成都和重庆,要在西昌小庙机场中转,运输机、战斗机、轰炸机在此降落加油、检修,飞行员在此休息,补充给养,当时机场繁忙的时候,每天有六七十架飞机起降。乐西公路在转运“驼峰航线”物资的同时,又成为支撑“驼峰航线”的重要公路补给线。据1944年川滇西路(乐西公路和西祥公路)管理局管辖的公路营运部门统计,乐西公路完成的货运量达3738吨。

    当中印公路于1945年1月修通以后,乐西公路作为连接重庆、成都的便捷通道,又发挥了转运中印公路国际物资运输通道的作用。广大热血青年响应“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号召,参加远征军时,西昌青年乘坐几十辆卡车从乐西公路到成都,再乘飞机到印度中国远征基地受训。抗战结束以后,南迁乐山、峨眉山等地的故宫文物开始运回。首批启运的峨眉山处7287箱文物,便由乐西公路运至乐山,再送到重庆……

    罗明刚说,新中国成立后,对乐西公路进行了改扩建,汉源至西昌段改扩建成国道108线的一段,汉源至乐山段改扩建成省道306线的一段,蓑衣岭、岩窝沟等路段不再是主要干道。

    如今,在乐西公路蓑衣岭上,有一块乐西公路修筑主持者、国民政府交通部总管理处长赵祖康题写的“蓝褛开疆”碑。70年多来,这块碑在萧萧风雨中默默伫立着,它讲述着筑路的艰辛与悲壮,也记载着筑路者们的英雄壮举。同时,也昭示着乐西公路支持抗战的丰功伟绩。(图片除署名外由乐山市交委提供)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视觉焦点
  • 编辑推荐
  • 新盘搜索
  • 精彩视频
  • 社区热图
  • 社区热贴
  • 娱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