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乐山往事】武大在大轰炸中的损失

http://www.scol.com.cn  (2015-08-23 11:17:11)  来源:乐山日报  
编辑:王晶城  

    在1939年的“8·19”大轰炸中,武大的人员伤亡及财产损失如何?由于时值暑假,武大学生有的组织宣传队去农村宣传抗战,有的在五通桥通材中学举办暑期补习班,留在学校和宿舍的学生很少,算是不幸中之大幸。然而仍有5位学生遇难,他们是中文系二年级文健(江西萍乡人,21岁)、外文系二年级龚业广(湖南湘潭人,20岁)、经济系二年级李其昌(江苏泰兴人,23岁)、经济系二年级俞允明(江苏丹徒人,20岁)、机械系一年级曾燊华(云南会泽人,21岁)。此外,武大还有工友林贵安(水夫)、张益明2人,职员李泽孚(校警)1人,教师家属张六姨、张镜澄家属、陈秀英、左克昌、左家保姆、叶少君、冯有申家属7人蒙难。学生韩德庆、高端2人受重伤,其他教职员工约18人受轻伤。

    从各种财产损失来看,龙神祠第二男生宿舍大部被炸毁、部分图书损失;教职员家庭全部财产损失的有:丁景春、丁日华、钟季卿、邓光熙、叶圣陶、陶因、陈鼎铭、董道蕴、孙芳、普施泽、戴铭巽、韦从序、杨端六、周鲠生、刘秉麟、袁昌英、张镜澄、左孝纯、江仁寿等30余人;局部损失的有丁燮和、蒋思道、萧君绛、陈尧成、谭声乙、叶雅各等10多人;学生衣物、书籍全部损失的有陈容等20人,局部损失的有叶洪泽等82人。

    涂上飙主编《乐山时期的武汉大学》云:“这次轰炸给学校造成的灾难极为惨重,当时生者流离,死者不遑棺殓,而伤者辗转呼号,求医更切。至于死亡工友,均极贫困,一旦身故,家庭生计即告断绝,身后抚恤尤不及待。学校在此迫切惨痛之中,拿出国币2000元,为死伤者棺殓、医疗之用,并付款230元为死亡工友身后抚恤之资。对于员生、工友之住所被焚、被炸,书物遭受重大损失者,分别予以临时紧急救济,学生书物全部损失者,每人暂付国币200元,局部损失者,每户暂付国币50元;工友损失者,每人暂付国币10元至20元,连同棺殓、医疗、抚恤、救济等费用,共垫付国币15324元。”轰炸后的10月26日,教育部指令拨发1万元为救济费,后增拨5583元。实际善后费用为1.47万元。

    这次轰炸让乐山经济元气大伤,长年都得不到恢复。1946年5月17日乐山《诚报》刊登记者向平所写《嘉州风情画》一文云:“嘉定的繁荣景象却仍露着尴尬的一面,若干被日机轰炸后的房屋断垣残壁,依然一片瓦砾,可怜的贫民老百姓在废墟上用篾棚子又盖起了一个船篷形的家,过着心酸苦痛的生活,我常常惊讶于乐山乞丐之多,尤其是当节日或乡俗游神赛会时,几乎到处都是乞丐,断手缺鼻,痹癃残疾,甚至有目不忍睹者。记者足迹西南七省,算是首次看到这样一个怪现象。在得胜门外,好心人士也设了一个栖流所来收容这些乞丐,可是能够全部住下吗?恐怕不可能。那栖流所又黑又暗,污秽不堪,更谈不上卫生。夏天来了,那儿一股味儿,说不定那里就是细菌的发酵地,传染病的制造所。”(张在军)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