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亲历“8·19”受害者讲述大轰炸惨状

http://www.scol.com.cn  (2015-08-21 10:03:50)  来源:三江都市报  
编辑:王晶城  

    1939年8月19日,日本侵略者出动36架飞机,对乐山城区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无差别轰炸,这一天在老一辈乐山人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痛楚。76年过去了,“8·19”大轰炸的亲历者或已经离世,或年事已高。近日,三江都市报记者走访了几位“8·19”大轰炸的亲历者和亲历者家属,听他们讲述了那段令人无比悲痛的历史。

    吴绍武:从书香之家到寄人篱下

    今年84岁的吴绍武是乐山人,“8·19”大轰炸发生时,他与母亲、哥哥、外公、外婆住在乐山城区府街自家的店铺里。吴绍武的外公是清朝末期乐山唯一的科举秀才,是乐山一带有名的书法家,并做书画装裱生意。

    1939年8月19日,预备警报拉响后,由于外公、外婆年龄比较大,吴绍武就与他们提前出发,躲到了离家400米左右的“龙头山”桑树林里。不久,日本军用飞机从大佛寺方向飞来,城中响起炸弹的爆炸声。顿时,乐山城区浓烟滚滚。吴绍武告诉记者,他看到日军的飞机不停在乐山城上空盘旋,飞得很低,还用机枪扫射。

    日机飞离乐山后,吴绍武与外公、外婆急忙寻找母亲和哥哥的身影,最后在“海棠湾”的废墟中找到了母亲和哥哥的尸首。外公的字画店与住宅也被炸毁,所收藏的书籍和古董字画全部毁之殆尽。次日早上,吴绍武与外公一道去买吃的,城中浓烟未尽、尸横遍地。

    吴绍武的姨妈当时住在乐山城郊,听说吴绍武的母亲与哥哥被炸身亡的消息后,精神失常,第二年就去世了。外公、外婆带着年幼的吴绍武先后投靠了多个亲戚、朋友,出身书香之家的吴绍武也辍学,在表姐夫的店里当学徒。

    李本泽:卖身契见证大轰炸

    今年79岁的李本泽出生在乐山城区中河街(现学道街附近),在“8·19”大轰炸中,李本泽的妈妈、大姐、小弟和姨妈不幸遇难。万般无奈下,李本泽的父亲将他卖给了一户陶姓人家,他随身携带的一份73年前写下的卖身契,佐证了“8·19”大轰炸中日军残暴的罪行。

    李本泽原姓伍,“8·19”大轰炸时,他才3岁。他告诉记者,大轰炸发生之前,他的父亲伍清廷经营着一家石印铺(相当于印刷厂),雇着5名工人,一大家人生活富裕,生意兴隆。“可是,这一切都在1939年8月19日改变了!”老人气愤地说。

    那一天,李本泽的父亲和三姐正巧不在家。听到防空警报后,李本泽的母亲吆喝着让大家赶快疏散,当时16岁的学徒工人毛光明一手背着李本泽,一手拉着李本泽的二姐跑出了家门,坐船逃到了任家坝。但是,李本泽的母亲拉上姨妈和12岁的大姐、抱着不满周岁的小弟跟在后面。躲避途中,李本泽的母亲想起家里的金银细软没有带,就返回去拿,结果就再也没能跑出来。

    当时躲在任家坝树林中的李本泽姐弟和毛光明,并不清楚家中的情况。8月21日,李本泽的父亲从外地赶回,与毛光明一起走进已成一片焦土的家。“我母亲、弟弟、姨妈的尸体都找不到,只找到两个被烧焦了的、像冬瓜一样的黑团和一条像烧焦的木棍一样的小孩的腿。在倒塌的围墙下,找到了我大姐的尸体。这就是我4个亲人最终被发现的经过!”回忆往事,李本泽数度哽咽。

    李本泽失去了亲人,也因此变得无家可归。他的父亲无力抚养3个年幼的子女,先后将幸存的两个姐姐送给了亲戚、朋友抚养,然后带着3岁的李本泽过上了一半乞讨一半流浪的日子。1942年,为了让李本泽生活得更好一点,在他人介绍下,李本泽的父亲将他卖给了一户姓陶的人家,并签下了卖身契。

    据李本泽介绍,卖身契的原件现存在他的人事档案里。在李本泽的展示下,记者看到这份卖身契的复印件。虽然有些地方已经看不清楚了,但是“予在……设石印,不料于民国……敌机轰炸嘉城……铺竟成一片焦土……予徒将此子携出避难……此子之母被炸死后二三年来,生活高昂无力抚养,今由张大娘介绍将此子……抱出听凭陶姓教养约束。”等字迹依旧清晰可辨,控诉着大轰炸给这个家庭带来的灾难。

    此后,李本泽辗转经历过4个养母。由于养父母的阻拦,父亲去世时年仅9岁的李本泽都不敢去看父亲一眼。李本泽说:“如果没有这次轰炸,我们一家一定特别幸福!”一次偶然的机会,在1970年冬天,在分离30多年后,李本泽与二姐、三姐、毛光明终于见面团聚。

    雷时仁:从小听父亲讲述悲惨历史

    今年54岁的市中区关庙乡农民雷时仁,虽不是“8·19”大轰炸的亲历者,但他的祖父在“8·19”大轰炸中不幸遇难,雷时仁从小就无数次听父亲讲述过那悲惨的一幕。

    大轰炸之前,雷时仁祖父一家四口住在乐山城区较场坝壕沟处一幢曾祖父留下的房屋里,祖父在码头做搬运工,祖母在临近的商号打杂工,姑姑在家主持家务,父亲偶尔出去帮忙干活。一家人的生活虽然清苦,但还过得幸福。

    雷时仁告诉记者,8月19日那一天,他的祖父在外上班,看到日军轰炸机飞来后,迅速回家躲避。刚跑到到家门口,一颗炮弹就在祖父身边爆炸,不仅炸毁了曾祖父留下的房屋,祖父也当场身亡。祖母、父亲和姑姑正好站在门口,目睹了这悲惨的一幕。祖母当时也被弹片炸伤鼻梁,从此一生都没有鼻子,面对惨状,祖母气得晕了过去,姑姑和父亲都抱头痛哭。

    这只是惨剧的开端,大轰炸后不久,祖母失踪了,姑姑被骗去当童养媳,只留下雷时仁的父亲一人孤苦伶仃,流浪街头。解放后,雷时仁的父亲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奔赴朝鲜战场。上世纪70年代,外祖母才回到家里,与雷时仁一家团聚。

    罗保清:原本富裕的家变成弹坑

    今年90岁高龄的罗保清住在乐山城区,当年,14岁的他亲眼见证了“8·19”大轰炸的悲惨景象,他的父亲也在大轰炸中遇难。

    尽管已经90岁高龄,罗保清的思路特别清晰,回想起当日的情形,他记忆犹新。“8·19”大轰炸前,他与父母、弟弟、妹妹一起住在乐山城区肖公嘴附近,“家里是做金漆、扁对生意的,店面和住处合在一起大概有120平方米,当时店里生意不错,还请了帮工和师傅,家里的生活也比较富裕。”但是,这安逸、平静的生活在1939年8月19日戛然而止。

    当天,天气晴朗,因为学校正在放暑假,罗保清吃过早饭后,就与同学一起到肖公嘴河边玩耍。中午11点左右,防空警报响了。那段日子,防空警报已经是家常便饭,日军飞机也并没有袭击乐山,所以罗保清并没有在意这一天的警报。12点左右,他看到几十架日军飞机从大佛寺方向飞过来。“当时年纪小,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飞机,还觉得很好玩。”罗保清说,“日军飞机从大佛脚下开始投炸弹,我当时就吓呆了,然后市区变成了一片火海,我也进不了城,回不了家。”

    当时,罗保清的母亲带着弟弟、妹妹在乡下避难,躲过一劫。轰炸结束后,罗保清赶回自己家,一路上看到到处都是死伤的市民和倒塌的房屋,有的尸体还挂在树上,场面极其惨烈。“哪里还有家啊,我们家和周围几家都成了炸弹坑,我父亲和店里的一名师傅、一名工人、两个徒弟全都炸死了,连尸首都找不到。”罗保清想起父亲惨死,不禁流下眼泪。

    原本的富庶之家顷刻间变得一贫如洗。家中断了经济来源,母亲带着三个未成年的孩子,以纺丝为生。14岁的罗保清也辍学做小工补贴家用。几年后,母亲去世,罗保清将弟弟妹妹寄养在苏稽镇的朋友家,自己则回到乐山,在父亲朋友的帮助下找到一份工作。直到1950年,罗保清当上船工,才把弟弟妹妹接回身边。因为“8·19”大轰炸而家破人亡、颠沛流离的一家人,终于团聚在一起,过上稳定的生活。

    感谢乐山市“8·19”大轰炸史实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杨追奔、乐山市人民防空协会秘书长段锡成对本文的大力支持。感谢乐山市档案馆提供的《日军轰炸乐山史实》书籍。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视觉焦点
  • 编辑推荐
  • 新盘搜索
  • 精彩视频
  • 社区热图
  • 社区热贴
  • 娱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