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故】乐山佛教文化史谈之清代佛教

www.scol.com.cn (2018-08-28 09:46:38) 来源:三江都市报
编辑:刘若辰  

明未清初乐山遭遇空前战祸,佛教寺庙遭受严重破坏。峨眉之战,峨眉山寺庙多有毁坏,如峨眉山第一大庙灵岩寺就毁于战火。战乱期间,峨眉山僧人也多死于饥荒,“寺僧有寻山中野菜瀹煮延命者,有团黄土为丸囫囵咽食者,迁延无术,十死八九”《康熙《峨眉山志》卷十八)。

清顺治年间重兴寺庙,高僧贯之、可闻师徒功德最大。顺治八年(公元1651年),贯之与可闻在龙神堂基础上重建寺庙,名“伏虎精舍”,“冠峨山诸刹”。次年,可闻法嗣寂玩于伏虎寺周围植桢楠等树10万余株,是为著名的“布金林”,至今苍翠葱茏。

顺治十一年(公元1654年)可闻迁建会宗堂,改易牌位,只供奉普贤。康熙赐题“报国寺”,从此会宗堂改名报国寺,成为峨眉山一大名寺。

康熙初年,可闻禅师重建卧云庵,其法嗣照圆、照玉、照瑞和照元“负石运米二十年”,方告成功。照圆四人也被称为“卧云四友”,名重一时。寺建成后,康熙皇帝赐诗道:“何处问津梁,行行到上方。天香飘广殿,山气宿空廊。”康熙四年(公元1665年),四川巡抚张德地邀约同僚捐俸800余两重修光相寺、万年寺。极大地推动了川西官民重修寺庙的热潮。其后新建大坪净土禅院、接引殿、洗象池等名寺,峨眉山佛教开始复苏。

大体而言,清代的峨眉山寺庙数量虽然不少,但佛教活动已日渐衰落,常住僧人下降到600人左右。其宗派,以临济宗为大,另有曹洞宗、沩仰宗。临济宗寺庙有报国寺、伏虎寺、清音阁等24所;曹洞宗次之,寺庙有万年寺、洗象池等6所;沩仰宗寺庙则只有观心坡一家。

在佛教人物的涌现上,贯之、可闻及编撰《峨眉山志》的蒋超是那一时期著名的佛教大德高僧和居士,静海、郎清等在寺庙建设上也有一些建树和名声。

在州城,明清之际,佛教也遭受重创。康熙六年(公元1667年)四川按察使李冲霄主持重建凌云寺,现存大雄殿、天王殿及大雄殿三身佛像均为当初文物。荒败多年的乐山大佛则在乾隆年间维修了一次,重建了简易的大像阁。乌尤寺在康熙、乾隆两朝由杜、胡两姓捐资多次重修,并在峰顶新建了9层的乌尤塔。城北竹公溪还重建了圣水寺(观音寺)等寺庙,其中的下观音寺尚存,现已搬迁到凌云山兑悦峰上加以保护。

到嘉庆时,据嘉庆《乐山县志》载,乐山全县寺庙有凌云寺等18所,其中龙泓寺、泌水院又是风景名胜之地。苏稽东坡院除供奉佛菩萨外,还同时供奉苏东坡和龙王三太子,颇为另类。

夹江县佛教较前代为胜,寺庙众多,遍布乡场。嘉庆《夹江县志》载,夹江县境内有寺、庵43所。其中毗卢寺“幽敞宏丽,面水负山,为游人宴集之所”。

犍为县佛教更胜,据嘉庆《犍为县志》载,境内寺、庵遍布各乡场,多达89所。其中城西郊大定山资圣寺在明清之际战乱中,“独存大雄、天王殿”,“嘉庆间,僧寂慧倍加培修,多植松柏,望之苍然,亦邑中胜境也”。清溪真觉寺“为邑名刹”,当家和尚维修大殿时,从屋顶取下了一个宝顶,上有“大周五年造等字”,或证明在吴三桂大周政权时该寺曾经重修。民国时,美国游客姚尔吉闻风而至,想把宝顶收购带走,被和尚婉言拒绝,只好摄照片一张,怏怏而去。

清代,四川民间产生了“上有峨眉,下有宝顶”之说,出现了有组织的朝峨眉山拜佛的活动,表明四川佛教完全唯峨眉山马首是瞻了。

民国以后,“人间佛教”成为佛教的发展方向。新中国成立后,1983年4月9日,国务院公布峨眉山报国寺、万年寺、洪椿坪、洗象池、金顶华藏寺和乌尤寺为全国重点开放寺庙,乐山佛教开始处于有序发展的状况之中。(唐长寿)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