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画家杨奇:一生只做一件事

www.scol.com.cn  (2018-07-06 12:33:30)  来源:四川在线  
编辑:刘若辰  

四川在线乐山讯(罗莉)92岁的杨奇家居乐山闹市,三室二厅的房子开门见画,餐厅与客厅相通,餐厅墙上挂着大尺寸山水画,沙发墙上是栩栩如生的花鸟。屋内拉通排开悬挂最新的《百虎图》,尚未完稿,尺寸过于巨大,得由多幅作品拼作一幅。临窗是案台,占据了客厅了一半,摆放各种尺寸的毛笔、印章、砚台、画卷,这便是杨奇日常伏案作画的地方。刚刚立夏,热烈的阳光每日在画桌左边行走,窗户就通透起来。这一家子就生活于山水环绕、鸟语花香的丹青世界。

过往晨昏

杨奇出生书香门第,祖父是洪雅县成立官学的时候第一任校长。8岁随祖父学画,从此再无中断。父亲还开了照相馆,打小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年轻时在洪雅搅过棉花,擀过挂面,甚至做过黄金生意,后为了躲拉壮丁以廉价的工资去小学教美术。经朋友介绍,来乐山京剧团专门从事画布景的工作,至此安家。1967年,在人生的第四十个年头,他因画画,被人以莫须有的“重大历史问题”斗争,所幸此时4个子女已基本成人,只需要面临个人的困境。被批斗、游街、关牛棚……备受折磨。

在最困难的时候,他也坚持每日作画。

现在杨奇虽以山水闻名,但花鸟也画,动物也画,闲时还作根雕解乏。至今作画四千余幅,流传在外大约二千幅。杨奇说,艺术之魂,在于影响与传承。祖父是传统文人,每日必写字作画时必定会让幼小的杨奇牵纸磨墨。当时六岁的杨奇不禁照祖父的模样画了一幅菊花,从此开启了丹青世界:八岁开始学花鸟,画了二年的菊花,把所有的菊花都画完了,然后荷花。结果才一年就把五百多种荷花都吃透了。然后老虎、山水……至今92岁,杨奇一生就做这一件事。

画山水的最初,杨奇觉得很困难,因为他想要在原有的基础上创造出新的笔墨,在山水画上走出自己的路子,形成属于自己的风格。所以他开始学习西画,自学水彩、油画、素描等,结合中西绘画中的相关元素,尝试各种构图与笔法,然而还是无所获。

1964年,他随铁道兵慰问团去金口河慰问,杨奇回忆,那是我创作中最重要的阶段。看惯了小山,瞬间看到奇幻高大的峡谷,云雾变幻莫测,本来看到是圆的山,云雾一变化,这个山就变成了幻想里的奇特东西。在那里呆了几个月,每天看山、看雾,非常好的感受,当时一种顿悟的感觉。一下子打开了技法的局限,就是画山水不能死画,要各种不同的变化,各种不同的岩石。杨奇说,我“得道”就是在金口河。

“后来再去看许多名山大川,发现不同的地方有不同地质,中国画的山水里面有那么多的皴法,但都是那个地方的人画的那个地方的山水,是大师们根据不同的地质造出来的不同的皴法,我才领悟,画山水还要要学地质学。”

因金口河不能拍照,毛笔也在批斗中被毁并且当时无处购买。杨奇在乐山京剧团工专门画布景,有一天画巨幅布景时画刷的刷子坏了,刷毛掉了一些在外面,在布上面就出现了一些很细的花纹,当即用筷子把刷毛绑起来,胶布缠了当笔使用,效果居然很好。杨奇匆匆回去把保存的长锋羊毫笔杆取出,塞了一股刷笔的南方白猪鬃在里面用来作毛笔。此时无数读过的书籍,无数看过的山水,统统汇聚于杨奇胸中的沟壑,经干过无数的行业,受过无数的挫折所熬制而成的杨氏笔墨已经成熟,三十幅绝佳的金口河山水随猪鬃笔涓涓不断淌出,最终展现出了“杨氏山水”充满内涵的印象派特色。

至繁茂处

谈及对中国画的理解,杨奇认为,画山水一定要大气磅礴,雄奇显秀,能居能游。看到就想住进去或游一番。山水画里面必须有书法、几何学、地质学,更有必不可少的文学。必须多读书,多看山水,多去理解,更要有文学的修养。没有这些,是滴不出墨水出来的。作画的人不懂文学,诗情画意就出不来。诗一样的感觉,就是你的内涵。

后来杨奇共制作五支猪鬃笔,其中一支送与他的好友,当代画坛领军人物李琼久(九公),恰好此笔能发挥九公画作的独到之处,不久九公就把它作为珍宝对待,并且还想要更大的尺寸,所以九公找上经营文房四宝的青云阁,以独特的黑猪鬃为主料制笔,这便是现在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宋笔”的由来。可以说,猪鬃笔由杨奇发明,后经九公找青云阁合作大批量生产而发扬。

杨奇笔下的山水,虚实相生,浓淡互补,大小相融。一个人的学养,决定他的艺术成就,而气势与神韵,则是艺术作品的精髓。画如其人,92岁的杨奇思维敏捷,观之神清气爽,在交谈中,毫无保留地对我阐述他一生所习得的精华。我很好奇杨老是否有什么养生秘诀,听到我的问题,清瘦的杨老抚着白胡须哈哈大笑,笑言爱打二七十。

“打牌有文章,怎么出,怎么打,千变万化,但我打牌不算输赢,这叫耍牌,因为我想怎么打就怎么打,不要牌来安排我,所以我经常输。”

杨老快哉呼!难怪哪怕曾经历挨批斗,关牛棚,在被斗时依然能在台上哈哈大笑,嘲笑一切可笑之人。因人生亦如耍牌,不要自己被人生来安排。

“作人不依将军势,饮酒岂顾尚书期”,李白《扶风豪士歌》这联诗句是杨奇至爱,不仅道出他的快意人生,亦是他的养生秘诀。同时,这种散淡空灵的性格,也体现在了他的绘画上。

退休后,子女都有了各自的家庭和事业,本可以在家享清福的杨奇却没有闲下来。在老年大学教授绘画就是十多年,课程安排得满满当当。后因身体原因请辞,仍有不少学生找上门来,高龄的杨奇耐心一如往昔,倾囊相授。

临走前我亦提出与杨老学画,得知我是书画白丁,老人家当即随手拉张报纸,一笔一划从点横竖撇捺与我讲解。这样耐心地慈悲心肠,可爱可敬的杨老呀。短短两小时让我受教多矣。

“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于杨奇身上,我看到关于孔子这段话的最佳诠释。

杨奇说,自己一生做了三件事,一个是画布景,一个是教书,一个是作画。总的来说,还是忠于一件事。而人这一生,若能做成这一事,就没有什么遗憾的了。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