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掌故】二郎庙王县令求雨

www.scol.com.cn  (2018-07-03 10:16:42)  来源:三江都市报  
编辑:刘若辰  

清光绪初年,夹江大旱,赤地千里,稼禾枯焦,沟渠断流,连接青衣江的龙头堰也因江水下降而无法引流。百姓心焦,官员着急,可老天就是不下雨。当时夹江县令王运均是湖南善化人,清光绪五年到任,初次为官的王县令本想在夹江任上干一番事业,为以后的升迁打下政绩基础,可没想到刚一上任就遇到这样大的旱灾。无奈之下只得采取老办法,在县城设祭坛,到龙神祠去祷告求雨。高香不知烧了多少,红烛也不知费了好多,但老天还是一滴雨也不下。地里的庄稼一天天焦枯下去,老百姓们怨恨之声可就大了,有人说新到的县令八字不干净,有的埋怨县令姓氏不对头,总之,埋怨的矛头都指向县大老爷,可怜县大老爷有苦也无处诉说,只得求助地方术士。

地方术士告诉王知县说:城南三十里有个二郎庙,庙中二郎神最是灵验,何不到二郎庙求二郎神相助呢?一句话提醒了王县令,这个二郎庙他早闻其名,上任之初上司还专程让他带上祭品到二郎庙祭奠过一番。王县令想,按理二郎神不管下雨之事,但他神通广大,如果求得二郎神相助,让这位神通广大的神君下令让龙王爷下个透雨也不是难事。

术士告诉王县令,二郎神可不是龙王爷,龙王爷你可派人去把他的行身(塑像)请来祭拜的,二郎神得由老爷你亲自步行去二郎庙祭拜才行。王县令一想,不就是顶着日头走三十里路吗?如果真能求来一场透雨,解地方民众燃眉之急,不说是一件政绩,至少可以避免百姓们的唾骂呀!于是满口答应,并传示乡民洒扫街道,禁止杀生,各铺户、家户门首,供设二郎神牌位、香案。

第二天,王县令沐浴更衣,行三跪六叩首礼毕,偕僚属,僧众、旗鼓手,素服步行出城,直往三十里处的二郎庙赶。

这天烈日当空,太阳似乎要把石头熔化,王县令一行没走几里地汗水就湿透了衣衫,可看看路旁干涸的河流和惶惶不安的民众,王县令也就顾不得辛劳了。说来也怪,走到二郎庙的路程还不到一半,天就开始阴暗起来,紧接着滂沱大雨倾盆而下,县令手下的僚属们连忙找来雨伞给王县令遮雨,王县令一把将其推开,厉声道:我们不是来求雨的吗?难道还能怕雨不成?王县令吩咐冒雨而行,于是一行人就冒着雨来到了二郎庙。

二郎庙的道长早知县令要来,提前作好了准备工作,只等王县令一到,马上就开始祭拜仪式。后来看到天降大雨,估计县太爷不会来了,正要收拾祭器,没想到王县令一行已进得庙来,慌得道长又搬桌椅又泡茶的没有了章程。王县令吩咐,这二郎爷太灵了,才说要来祭拜就下起了大雨,其它的事都放到一边,赶快设香案祭拜二郎神君,我们要请求他下个三天三夜,把全县堰塘水都装满,变荒年为丰年。于是一行人顾不得换衣休息,一起跪在大殿上三叩九拜地祭告起来……

果然这场大雨下了个透彻,田里干枯的禾苗得以缓过劲来,几天时间就变得郁郁葱葱的了。是年,庄稼喜获丰收,老百姓一高兴,再也没人说王县令八字不干净,姓氏不对头什么的了。

这件事后,王县太爷的威望得到了提高,说话就更有权威性了,于是下达口喻:“二郎庙今后的一切祭祀活动参照灌江口的规矩办理,每年春秋两季由官府组织二郎庙的祭拜活动”。王县令的口谕倒不打紧,这下可苦了二郎庙道长了。当时二郎庙仅是个小庙,师徒二人的生活来源全靠游客的香火钱,香火多时且能度日,香火少时生活尚难维持。于是道长告知说:县太爷吔!我二郎庙没有庙产土地,平时全靠香火钱维持一般生活,如果单供二郎神君香烛还可维持,怎能像灌口二郎庙一样供得起太牢之品(猪牛羊)哟!王县令说,二郎君神通广大,必须隆重祭祀,如果经费有问题,我来设法解决吧!于是王县令邀请县上富绅和有徳之士捐款,帮助二郎庙置办了田产,使二郎庙供奉二郎神君的牲牢酒醴得到了保障。从此后,二郎庙日渐兴盛起来,其香灯会远近驰名,每年六月、九月祭拜二郎神的

风俗一直保持至今。(周杰华)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