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井研有个郑明有 退休后还按时“上下班”

http://www.scol.com.cn  (2016-04-01 09:01:17)  来源:三江都市报  
编辑:刘若辰记者 魏玉婷  

  在乐山市井研县宝五乡,一提到郑明有,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花十年时间手抄《邓小平文选》(以下简称《邓选》),只为提醒后人不忘过去;他退休后还按时”上下班”,义务整理、编写乡志;他一把岁数还为留守儿童奔走“化缘”,只为让乡上的留守儿童能有一个温暖的“家”。

郑明有

  郑明有今年已经73岁了,不仅乡里人都爱戴他,就连他老伴罗述容也对他高度评价:“我们家‘老革命’舍得干不贪乐,种地砍柴做家务,里里外外,全面负责。”

  曾用十年手抄《邓选》打算捐给邓小平纪念馆

  3月28日,三江都市报记者来到乐山市井研县宝五乡郑明有的家中。郑明有打开床边一个木箱子,搬出一摞摞手抄本,“这些都是我抄写好的《邓选》和《江泽民文选》手抄本,尤其是这《邓选》的手抄本已经有些年头,我怕它们生虫就放在箱子里密封起来”。

  郑明有把这些手抄本按着一二三卷的顺序摆放在桌上,一一翻阅给记者看。“《邓选》抄阅完了,我又开始抄阅《江泽民文选》,现在《江泽民文选》抄阅到第二卷第336页。”他介绍到,他从1997年开始抄阅《邓选》,直到2007年才抄阅完毕,足足抄了34本,用了整整十年时间。

  手抄《邓选》,竟用了10年时间?为此,郑明有解释到,因为他平时工作忙、事情多,所以每天只有晚上的时间可以静下心来抄。“我不求快,边看边写,这样比起单纯阅读印象来得更深刻,也更系统。”1997年,他专门买了《邓选》和一百本本子,开始利用晚上的时间抄阅,一晚上最多抄个五六页就凌晨了。

  罗述容告诉记者,大冬天的时候,老伴也坚持抄,实在冷得不行了,他就用热水袋暖暖手,然后继续抄,她在一旁看得是心疼,“不晓得他哪来那么大的干劲,真是每晚都坚持。”

  2007年,郑明有终于抄写完毕,孙子都说,“爷爷你一定要把这34本手抄本留给我们!”但郑明有总是笑,而不答应,他觉得这些手抄本有一个更好的归属——邓小平纪念馆。

  “我先后去过两次邓小平纪念馆,也和那边沟通过我的想法,他们表示很欢迎,不过我准备把《邓选》第一卷重新用钢笔抄一遍后,再整套捐给他们。”原来,他刚开始抄阅的时候是用毛笔抄的,等第一卷抄完之后,他发现自己身体有些不好,担心抄不完,于是改用了钢笔抄阅后面的两卷。

  “用毛笔抄费时,钢笔要快些,所以后面两卷和第一卷就有点不统一了。等有时间了,我就重新用钢笔抄阅第一卷,然后再捐给邓小平纪念馆,因为前去那里参观的人很多,我希望借此能提醒更多年轻人不要忘记我们的伟人。”郑明有说。

  活到老学到老 义务整理编写乡志

  在郑明有的老旧书桌上,被压于玻璃下的纸条上面写着:“学习、学习、再学习,活到老学到老。”

  郑明有说,这是他的座右铭。“虽然我已经73岁了,但不学习是不行的,看书看报是学习,与人交谈是学习,抄阅各种文选也是一种学习,形式很多”。

  记者了解到,郑明有不仅是宝五乡的名人,更是宝五人心中的“活历史”。当地人说,要想了解宝五乡的各种事,问郑叔就对了。

  “其实我也不是什么活历史,只是土生土长的宝五人。以前,也不是很了解宝五乡的历史,后来花时间去翻阅资料和走访调查,才了解得多一些!”郑明有说,“印象最深的是2008年的时候,为了查找史料,我们去井研县档案局翻看了六百多本不同的书和资料。”

  现在,郑明有每天都在忙着整理、编写宝五乡的乡志。他就像“上班族”一样,每天去乡政府“上班”——查找、翻看资料,时不时还要“加加班”——对这些材料加以整理。由于他不会使用电脑,只有把整理好的史料一一用笔手抄下来。

  “这是一个巨大的工程,因为这不是创作,不可以自由发挥,乡志里的每一件事,每一个时间点都应该是有出处的,这需要大量的时间去查证。”虽然没有报酬,别人都觉得这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但他却乐在其中。

  四处“化缘”为留守儿童撑起一个“家”

  退休前,郑明有在井研县来凤粮站宝五粮管所工作,2005年退休后,他也没闲着,义务担任宝五乡老年协会会长和宝五乡关工委执行主任。“人家都说退休后的生活最清闲,但我却比退休前还忙,时间完全不够用。”郑明有告诉记者,现在他除了义务编写乡志外,还要忙着做一些“老人和孩子的工作。”而这些工作都是“零报酬”的。

  郑明有还记得,2007年乡上准备筹建留守儿童之家,但刚开始由于没有资金,他就骑着他的旧摩托车四处“化缘”,“当时真是厚着脸皮把乐山跑遍了,跑了大概一个月,最后募集到九千多块,很不容易,但克服难关成立后,我们就慢慢争取到国家资助和社会赞助”。

  直到现在,郑明有都很自豪,他是这个留守儿童之家的主要创始人,给乡上的孩子们提供了一个可以学习、娱乐的乐园。

  记者在该留守儿童之家看到,教室里有二胡、电子琴、钢琴等乐器,每到周末还有志愿者来教孩子们学习这些乐器。

  “很多人都问我,老了为啥不好好安享晚年,非得没日没夜地忙这些事。我每次都说,退休了也有一点退休工资,既然国家给了饭钱,我也还能干,何不为大家再服务些年头。老伴也常开玩笑说,忙点也好以免得老年痴呆。”郑明有说,作为一名老党员,他做的都是他该做的而已。

  采访中,郑明有直言,他对宝五乡地熟、人熟,好开展工作,“虽然我现在做的工作不是大工程,不是干个几年大家能看到成效的,但我做的是精神文明方面的,这也很重要”。

  “你知道吗,每次我走在路上,孩子们都会甜甜地叫我郑爷爷;去敬老院的时候,老人家们都会亲切地喊我老革命;而平时大家会叫我郑叔,不管是什么称呼,我觉得这都是大家对我的认可,我就觉得一切都值了。”他说,如果非要问理由,这些称呼就是他“不愿退休”的最好答案。

  与郑明有走在宝五乡的集镇上,记者发现,一路上都有人笑着向他打招呼,“郑叔”“郑爷爷”“老革命”“郑老师”等称呼此起彼伏。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