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龚静染:小城大历史 重访“昨日的边城”

http://www.scol.com.cn  (2017-07-02 11:12:34)  来源:乐山日报  
编辑:刘若辰记者 曾文  

人物名片

龚静染,生于1967年冬,五通桥人。成都文学院签约作家。近年来专注小城叙事,2014年出版长篇历史小说《浮华如盐》,2015年出版非虚构随笔作品《桥滩记》。现居成都。

马边,“西南边区之中心,汉彝贸易之总枢”。彝与汉、现代与传统、中央与边疆……四百年风云际会,小城背后是大历史。

今年5月,一本与马边人文历史息息相关的著作《昨日的边城》出版。该书截取马边四百余年以来若干大事件,钩沉在时代中被尘封的人物,从明朝万历十七年马边建城写到1950年。将马边的政治经济、文化习俗、社会生活各个方面穿插其中,一幅边疆小城数百年历史的立体画面栩栩如生地展开。

近日,记者与《昨日的边城》作者龚静染就该书的相关话题展开对话。

龚静染与新作《昨日的边城》

记者:您是一位有“小城”情结的作家,对马边这段历史的挖掘源于此吗?

龚静染:关于马边,过去我知之甚少,真正让我了解马边的是李伏伽先生的自传《旧话》,这本书是我10年前在乐山中心城区婺嫣街一个旧书摊上买的。作者笔下的民国马边,让我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马边形象,那是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地方。后来,我一个好朋友在马边任职,于是,去马边走走就变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可能是带着书中的情节,第一次去马边的路上,我总觉得与某种“历史性”不谋而合。经过一个个书中熟知的地名:沐川、黄丹、利店、荣丁、下溪……然后到达马边县城,我算了算时间,5个小时。当年李伏伽先生描述中的路程应该最少需要3到4天,翻山越岭,风餐露宿。如今,交通状况已大为改观,但我的疑问也是从这里升起的:被缩短的时间是不是我们记忆中失去的那一段?

但它们为什么吸引我呢?我想这可能跟我的小城情结有关。我从小生活在小城市,对小城叙事有种天生的亲近感。小城的生活图景反映了复杂的人生况味,小城的变迁背后,是强烈的乡愁和文化焦虑。2015年,我出版了《桥滩记》一书,它是关于川南小城五通桥的故事。这次,我将目光投向马边。但这是两个非常不同的地方,一个是岷江码头上的盐业重镇,一个是彝汉杂处的小凉山边地,从写作角度来说,这是一个新的尝试。

马边是一个宁静的边城,山峦不言,白云悠悠,河水静静流淌。它又是一个充满动感的彝族小城,语言、服饰和色彩,这是走在大街小巷随时能感受到的三种东西。我想,这或许就是吸引我走进马边的主要原因吧。

记者:在您看来,这座小城的变迁与整个历史大环境有怎样的关系?

龚静染:早在清朝以前,西南边塞的核心区域有两片,一个是以马边、雷波等为代表的小凉山地区,一个是以大小金川为代表的川藏地区。它们过去都是如石头般坚硬的地方,被视为危险的边疆。这两个地区在《清实录》中比四川其它地方记录要多得多,而记录的内容大多跟征剿和安抚有关,这从阿来先生的《瞻对》一书中也能够看到。所以,马边是西南边疆一个标本式的小城,由夷变夏,历史的波诡云谲在这里也有反映,小历史中有大历史。

由于诸侯征战、王朝更迭,中国历史上的疆域变化是非常频繁的。而从秦汉以后,版图的变化集中在北方,经年的征伐不仅使边界屡屡被铁蹄踏破,还产生过几个北方少数民族入主中原的大王朝。但在西南边疆,虽然也有过战争和割据,甚至出现过一些小王国,但都没有产生过僭越中原的强大势力。

为何如此?这样的问题就可以通过马边一地来解释,马边是西南边疆史的一面镜子,也是四川小凉山的一扇窗,而万历十七年就是一个最佳的时间切入点。

就在我写完这本书的几个月前,传来了仁沐新高速、乐西高速即将动工兴建的消息。马边将在几年后结束没有高速公路的历史,而我走过的老公路将渐渐没落。这就是时代变迁,速度之快,甚至让我们来不及怀旧。这本书的意义就在于,将我们带回过去那段历史,重新去体味人间喧闹和沉寂、闪耀和黯淡。

记者:您给这本书的写作手法定位是“非虚构”,能否阐述下这种写作手法,以及为何要以这种手法叙事?

龚静染:非虚构文学创作被称为“第四类写作”,首先被西方文学界所引用,它与中国学界惯常认为的“纪实文学”有着类同属性,也有本质区别。前者更强调支持作者以个人视角进行完全独立的写作行为。这几年,非虚构写作逐渐被重视,实际上,这不仅仅是时代语境的变化,也是对虚假表述的遗弃。当然,它对写作者的要求更高,最少需要完成两项基本工作:对历史事实的追寻和客观真实的叙述。

我在对马边的考察中,去了大院子、烟峰、官帽舟、石丈空等地,也去了人迹罕至的挂灯坪,寻找当年教堂遗址。通过田野考察性质的行走,获得不少珍贵资料。正是因为这些行走,让这本书呈现了一种非虚构的特征。显然,这不是一本掌故式、民间传说式或者文学创作式的书,也非学术专著,这本书为此做了不少努力。

在对史料的遴选和采用上,我比较看重史料之间形成互证和旁证的关系,以获得叙述的可信性。比如,在对比嘉庆版的《马边厅志略》、光绪版《雷波厅志》和乾隆版的《屏山县志》时,就发现了不少差异。但正是因为这些差异的呈现,为读者带来更大的认知空间。

同时,我也非常注重故事与故事、故事与人物、故事与时代之间的勾连,每一个看似单独的故事,其实反映的是马边历史中一个重要时期或事件。通过它们,串连出一个小凉山边城的通史脉络,我相信这一切都是建立在非虚构叙事的基础上。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
  • 视觉焦点
  • 编辑推荐
  • 新盘搜索
  • 精彩视频
  • 社区热图
  • 社区热贴
  • 娱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