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短短几天 1.5万多公斤江团离奇死亡

www.scol.com.cn  (2018-01-22 09:27:31)  来源:三江都市报  
编辑:刘若辰记者 甘国江  

养鱼10多年,井研县王村镇的王友树认为这次受到的打击最为严重,用他自己的话说:“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

2017年12月16日,养鱼户王友树家鱼塘里的江团突然出现僵硬、漂浮在水面的现象,数量从数十条慢慢增多。最终在几天时间内,两个共计50亩的鱼塘死亡江团达到了1.5万多公斤,经济损失40万元左右。

“由于江团肉质厚实,不像其他鱼一旦死了就会浮在水面上,所以我还不确定是否还有死掉的江团沉在水里。”王友树告诉记者,帮助打捞死鱼的工友提醒他,要对“全军覆没”有心理准备。

江团大量死亡让王友树很受打击

王友树查看石油勘探留下的炮洞

损失惊人:

江团突然大量死亡捞起死鱼1.5万多公斤

本月19日上午,王友树再次来到堆满死江团的果树林里。尽管远远就能够闻到一股恶臭,但他依旧蹲在地上,默默地看着。

“这些江团就像我的孩子一样,从最开始就倾注了我全部的心血,如今咋会突然变成了这样呢?”王友树自言自语。一旁的工友们一边劝他想开些,一边在死江团上盖上了塑料薄膜,“太臭了,闻久了对人的身体不好。”工友们说。

2001年,王友树在王村镇集体村九组流转了50亩土地,改造成两个鱼塘,开始发展养鱼。

王友树告诉记者,他前些年主要养大口鲢鱼,后来决定改养经济价值更高的江团,并于去年5月在两个鱼塘里投放了5万多尾江团鱼苗。

经过半年多的饲养,两个鱼塘里的江团长势良好,如今最大的已经长到了近1公斤重,普遍重量都达到了每条0.7公斤左右。

就在王友树默默盘算着今年收成的时候,一个突如其来的情况让他傻了眼。2017年12月16日上午,王友树发现两个鱼塘中有几十条江团僵硬地浮在水面上,一动不动。见此情景,王友树立马给县里的水产专家打了电话,咨询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方听了王友树的描述后表示,可能是江团出现了水产动物常见的“应激”现象,建议增加鱼塘的供氧量,并观察进展情况。

遗憾的是情况并没有好转。从第二天开始的持续几天时间里,王友树两个鱼塘里的江团开始出现大量死亡。

“如今两个鱼塘里死掉的江团光捞上来就超过了1.5万公斤,经济损失40万元左右,而这些还不包括依旧沉在水下的死江团。”王友树告诉记者,损失继续增大的可能性较大,“帮我打捞的工友说有可能两个鱼塘的江团会‘全军覆没’。”

在离王友树鱼塘不远的果树林里,记者看到坑里堆满了死掉的江团,部分已经开始腐烂。

王友树告诉记者,他一共挖了3个这样的坑填埋死掉的江团,每个坑都有1米多深。不过,考虑找到责任方后要认定协商赔偿事宜,暂时他还没有用泥土封盖,而是用塑料薄膜进行遮盖,尽量避免散发出来的臭味影响周边村民。

养鱼户质疑:

勘探放炮作业“震死”了江团?

对于江团突然大量死亡,王友树将过错指向2017年12月12日,在他鱼塘周边进行的石油勘探放炮作业。

“这次作业在我的两个鱼塘周边共计钻了5个洞,放了5个响炮。最近的两个炮洞离我的鱼塘只有20—30米,远的也只有60—70米,这些都是导致我鱼塘里江团死亡的直接原因。”王友树告诉记者。

“江团是最不能够遭受惊吓的,以前还出现过鱼塘旁边有挖掘机连续多日施工,引发江团死亡的现象。”王友树告诉记者,而在这次放炮作业过程中,5个响炮不但离他的鱼塘很近,而且震动非常大,“我问过好几位养鱼专家,他们都认为江团几乎无法经受住这样的震动。”

在王友树的带领下,记者在鱼塘旁边找到了两个洞,每个洞附近的树枝上悬挂着写有编号的红色布条,王友树说这是勘探放炮时做的标记。

对于王友树的说法,井研县农业局水产股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江团确实比其他鱼类对震动更加敏感,王友树鱼塘的江团出现死亡后,他们也邀请了市农业局的水产专家一道前往进行了实地查看,但目前还没有得出结论。至于王友树鱼塘江团的突然死亡和前期的石油勘探放炮作业是否有关联,还需权威部门进一步调查取证。

调查进展:

死亡原因尚无定论建议找更权威机构鉴定

本月20日,记者从王村镇政府和负责此次石油勘探作业的中石化地球物理有限公司西南分公司25队了解到,目前他们已经知晓了王友树鱼塘江团死亡一事,同时三方也于19日下午在王村镇政府开了一个碰头会。

王村镇党委书记宋燕午告诉记者,他们是1月11日上午接到王友树关于鱼塘江团大量死亡反映的。“当时我们就赶到了现场,并建议王友树对江团平日所用的鱼饲料、鱼药进行相应的鉴定,尽快找出江团死亡的真正原因。”宋燕午表示,同时镇政府还要求王友树对死亡的江团进行无害化处理,避免造成二次污染。

针对王友树怀疑其鱼塘江团死亡和石油勘探放炮作业有关,王村镇政府则协调市、县两级农业部门的专家前往现场进行了调查,“但是由于造成鱼死亡的可能性较多,当时市、县两级专家也无法给出定论,均建议王友树找更权威的机构进行鉴定。”宋燕午告诉记者,大家建议王友树带着死掉的江团样品前往四川农大和四川省农科院水产研究所做进一步鉴定,因为这两个机构在川内水产养殖方面都很有权威。

井研县公安局王村派出所民警也对现场进行了勘察。“我们初步排除了人为投毒的可能,但是具体死亡原因还需相关机构给出定论。”该所所长张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建议王友树保存好相关证据,必要时走司法程序。

勘探作业方:

等待鉴定结果该负的责任一定会负

19日下午,中石化地球物理有限公司西南分公司25队相关负责人胡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得知王友树鱼塘里的江团出现死亡后,立即和王村镇政府工作人员一道前往进行了查看,并带走了死亡的江团样品,对所用的鱼药、鱼饲料拍照留存。

“只要王友树拿出相应的证据,证明他鱼塘江团的死亡和我们勘探时放炮有关,我们该负的责任一定会负,绝不推诿。”胡先生告诉记者,虽然以他们的工作经验和目前石油勘探技术而言,勘探放炮作业造成鱼死亡的概率极小,但是他们也理解王友树的怀疑,毕竟辛辛苦苦养的鱼死了那么多,谁的心里都不好受。

“我们也建议他找权威机构进行鉴定,得出最终的结论,这样才能够找出江团死亡的根本原因。如果真的和我们有关,我们该赔多少就赔多少;如果不是我们的原因,他也好找到真正的‘罪魁祸首’。”

对于此事的进展,我们将继续关注。(记者 甘国江)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
  • 新闻24小时排行
  • 视觉焦点
  • 编辑推荐
  • 新盘搜索
  • 精彩视频
  • 社区热图
  • 社区热贴
  • 娱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