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毛苦瓜”画的就是“烟火气”

http://www.scol.com.cn  (2017-06-01 09:55:48)  来源:三江都市报  
编辑:刘若辰记者 甘国江  

毛福同简介:

1954年出生,乐山人。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嘉州画院画师,乐山永和书画院副院长,毛明祥书画工作室专职画家。作品以农村风情瓜果蔬菜、花卉翎毛工笔画见长,有作品在国内外展出、获奖、发表,出版有《梦幻田园毛福同工笔画集》。

从乡间走来,一路蔬果陪伴,踏着山花的路径;一片秋叶,半截苦瓜,那些庄稼、那些果蔬时刻都散发着田野的芳香和生命的激情,她们是我笔下的主角,也是我生命的旋律。——毛福同。

1200多年前,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用“让邻家太婆听得懂”的朴实语言,写下了不少流传千古的诗篇。

1200年后的今天,乐山画家毛福同用手中的画笔,精心勾勒着田间地头的瓜果蔬菜,画出了一幅幅让目不识丁的老农都能够看得赏心悦目的“菜园子”。

“在文学艺术的道路上,我和白居易或许有着共同的追求,不求曲高和寡,只求通俗易懂,只是他伟大,我平凡,他是偶像,而我是他粉丝罢了。”对于绘画艺术的追求,毛福同有着比较“另类”的想法。

画家毛福同

7岁立志当画家命中注定要拿画笔

今年63岁的毛福同是乐山市市中区童家镇人,虽然生于农家,但是他却有着和农家孩子不一样的理想——要当一名画家。

毛福同立下这个志向的时候才7岁。有一次他到童家镇上赶集时,看到一位中年男子手里拿着画笔在画画,有些好奇的毛福同凑了过去,看到那人不停地挥动着画笔之后,一个个鲜活的形象便跃然纸上,一时兴起便萌生了“当画家”的想法。

“我们那个年代不像现在,写字画画的人并不太受重视,所以我这个想法就显得有些与众不同了。”毛福同告诉三江都市报记者,他一生中都在追求“通俗易懂”,但这个理想却成了他人生中少有的“曲高和寡”。

从童家镇回到家后,毛福同拿出了自己的书本,翻开课本中间的插图,把本子蒙在上面就照着画了起来。

一次、两次、三次……毛福同在本子上画了又擦掉,擦掉了又画,等他画到自己感觉满意的那张时,已经是晚上11点了,吹灭了昏暗的油灯,躺在床上的毛福同有种说不出的高兴。

从那以后,毛福同每天都会临摹课本上的插图,由于当时条件有限,他每次都会用铅笔画,感觉画得好的就先留下,画得不好的就擦了继续在上面画,如果遇到没有本子做作业了,忍痛擦掉上面的画也是常事。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命,而我的命或许就是画画。”从7岁那年立下志向,毛福同就一直在绘画的道路上前行着。

读书时从课本插图临摹到了连环画、报刊、杂志配图上,上班后担任文化专干,系统学习水彩画、国画艺术,后来干脆专职画画,毛福同的生活和工作一直都和“画画”打着交道,“这就是命,是命就得认。”

受苏百钧画册影响一幅苦瓜画成就“毛苦瓜”

绿色家园

上世纪80年代中期,还在童家镇做文化专干的毛福同狂热地喜欢上了工笔画,尤其喜欢画那些反映农村题材的花鸟、瓜果。

“我出生于农村,从小就和黄瓜、茄子、土豆、玉米打交道,时间久了感情也就深了,加上当时也没有什么钱去买画谱,就借用了小时候的学习方式,从身边最熟悉的事物画起走。”那个时候,毛福同一有空就拿着画板往田间地头跑,在菜园子边上一坐就是大半天,每次画板上都会画上厚厚一叠的各种果蔬,然后心满意足地回到家里。在当文化专干时,毛福同还享受到了一种额外的福利,市中区文化部门每年都会邀请乐山有名的书画家到镇里进行书画培训,讲授书法和绘画技巧。而这也成了毛福同对绘画艺术进行系统学习的机会。

在培训中,毛福同还遇到自己的恩师——毛明祥。

2002年,毛福同正式拜毛明祥为师,成为了毛明祥的大弟子。

“老师给我讲,一幅画,要讲一个调子,要有格调,就像唱歌一样,有个主旋律,一幅画也要有个亮点。哪些地方是你的亮点,哪些该虚,哪些该实……”虽然目前毛福同的绘画已经走出了老师毛明祥的影子,但是他依旧认为能够跟着毛明祥老师学习,让他受益匪浅,是件非常骄傲是事情。

“老师不光教会了我画画的技法,而且还教会了我低调做人,踏实干事。”提到自己的老师,毛福同一直心怀感激。

2004年,去重庆出差的毛明祥老师为毛福同带回了一本苏伯钧画册。“老师回来就拿给我,让我好好看看,说他的画很不错。”

“工笔画家苏佰钧的画册集中介绍了其精到的花鸟画作品,尤其是其中的一幅苦瓜,让我产生了创作冲动。”毛福同至今仍旧感念苏佰钧的那幅苦瓜图,因为正是这幅苦瓜开启了毛氏田园画系列漫长的创作旅程。

看了苏伯钧的作品之后,毛福同开始大量创作苦瓜、南瓜等农村题材的作品。那时,毛福同老家苦瓜遍地都是,为了画画,他天天钻蔬菜地,南瓜、茄子、豇豆都能入画。他在自己客厅摆个大画桌,一天从早画到晚。

慢慢地,毛福同也像其他画家一样有了个属于自己的名号——“毛苦瓜”。

在美术界,工笔画是拷问耐力的事。一笔一画之间,线条与颜色,无一不是精细活。有着大嗓门性格豪气的毛福同,却在工笔画细腻的创作思维里,寻找到了与他性格很好的契入点。

在一幅关于冬瓜的小品画中,白色的绒毛似冬日的白雪轻轻洒在瓜皮之上,细密得纤毫毕现。与之相应的,是几根长长的扁豆,一只活泼的螳螂挥舞着手中的“大刀”,情趣盎然,让人忍俊不禁,直叹田园尚有如此之趣。在尺寸为240厘米×168厘米的大幅工笔画《瓜园晓色》里,苦瓜和小鸟相映成趣,向人们展示了最为纯朴最为地道的田园景象。大瓜小瓜各有不同,小鸟有欲飞者、有酣睡者、有凝望者,在枝条、瓜叶间谱写着曼妙的大自然音声……

从泥巴里“长”出“毛苦瓜”就要有“烟火气”

时至今日,毛福同在绘画艺术精进的同时,头顶的名号也多了起来,“毛苦瓜”、“牡丹王”、“田园派画家”等美名接踵而至,而最让毛福同称心的,是“田园派画家”这个称号。

对于从出道起就开始农民画创作的毛福同来说,“从田园中来,又回到田园中去”或许才是他最大的心愿。

近年来,并不满足于现状的毛福同一直在田园题材上默默耕耘,他画大豆苞谷,苦瓜红薯;画蚂蚱麻雀,画鸡鸭猫狗,无一不活灵活现。虽然现在早已定居城市,但他仍亲近泥土,经常深入农村采风,不断延伸创作的主题,以本色状态进行创作和探索,力求还原绘画的本真和初衷,让画作更加逼真和鲜活。

毛福同创作的作品很“接地气”,在群众中很受欢迎。“烟火气”是他醒目的标签,他的作品就是从泥巴里“长”出来的,就像老农刚从地里拔的萝卜,带着新鲜的露水。

一个菜园子,一个农家小院,一片田野,几缕炊烟……毛福同创作的大多数作品都不追求曲高和寡的学术性。

“我的画就是农家的田园和农家生活,就是一些‘烟火气’很浓的日常生活,所追求的也是让老百姓看得赏心悦目,就够了。”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
  • 视觉焦点
  • 编辑推荐
  • 新盘搜索
  • 精彩视频
  • 社区热图
  • 社区热贴
  • 娱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