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从竹竿皮尺到激光测量 他们用岁月守护一段历史

http://www.scol.com.cn  (2017-05-18 09:41:48)  来源:三江都市报  
编辑:刘若辰记者 宋雪 实习生 于洋  

今年,是汪涛在乐山大佛景区工作的第30个年头。一提到在景区工作,大家最先想到的就是乐山大佛、凌云寺和乌尤寺等,但作为乐山大佛石窟研究院副院长的汪涛告诉记者,乐山大佛景区文物遗产种类齐全,包括古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及近现代具有代表性的纪念建筑,“其中我们对崖墓的保护管理尤为关注”。

崖墓,指开凿于山崖或岩层中的墓葬,四川地区东汉至六朝最为盛行,其中又以乐山最具代表性。1996年,麻浩崖墓与乐山大佛一道被列入“世界自然与文化遗产”名录,但你也许并没有关注过,在麻浩崖墓之外,乐山还有许许多多的崖墓,让一代又一代的文物工作者们为之付出……

【A】

上山入洞调查崖墓

带上竹竿皮尺手动测量

1987年,20岁的汪涛大学历史专业毕业后,进入了当时的乐山大佛乌尤文物保护管理局(乐山大佛景区管委会前身),他所在的,便是管理局下属的文物保护管理所。

当时的文管所只有20多人,却负责了整个景区的文物保护、门票管理、对外接待等多项工作。“专业技术人才都集中在管理局,所以我们还要代管整个市中区的文物保护工作。”汪涛告诉三江都市报记者,从那时起,他就和文管所的前辈们一样,与乐山的崖墓结下了“不解之缘”。

乐山的崖墓具有数量众多、分布密集、规模宏大、石刻精美等特色,已发现的崖墓群纳入了日常的管理保护,而更多散落在各地的崖墓,则要靠文物工作者们亲自调查勘测。

“就像人口普查一样,崖墓的数量多少、分布如何、雕刻什么样,都要测量绘图整理成档案。所以听说哪儿发现了崖墓,我们马上就要赶过去。”汪涛告诉记者,没有代步的车辆,那个年代的崖墓调查全靠双腿走出来,如果去的是偏远的乡镇,早上6点就得出发,走到中午才能到,“许多崖墓都是在山上,没有路也要走出路来找过去,夏天蚊虫蚂蚁爬满腿都是常事。”

找到崖墓后,需要对崖墓进行调查测量,所以指南针、皮尺都是必带的工具。“直到2000年以前,我们的测量都是用‘土办法’,需要量高度时,就把皮尺绑在竹竿上,撑到顶部去算高度。”汪涛笑着说,如果一根竹竿不够长,那就继续往竹竿上面再绑竹竿,就是用这样的“土办法”,大家在平兴乡、苏稽镇、安谷镇等地发现保护了多处崖墓。

随着机构设置的不断变化,当初的文管所成为了如今的乐山大佛石窟研究院,工作职责进行了具体划分,资金人员的投入也不断加大。“根据我们多年来的发现统计,乐山现存崖墓已经达到2万多座。”汪涛说。

【B】

抢救性发掘忙通宵

崖墓破坏被盗让人心痛

乐山大佛石窟研究院文物保护股股长毛恩泽告诉记者,这2万多座崖墓,已评为国、省、市级保护单位的集中在市中区,其他未上等级的则散落在乡镇山间,“有时候修路修房子,都会挖一些出来。”

上世纪90年代初,肖坝路扩建将两侧的山体挖开,突然发现很多东汉时期的崖墓,得知消息,文物工作者们赶到了现场。

“崖墓的发掘清理程序和其他考古发掘一样,我记得有一次我们连夜赶去,熬通宵清理了10多座崖墓,片区派出所的民警也来协助我们保护现场。”汪涛告诉记者,这些崖墓有些是空的,有的清理出了一些随葬品,都整理后带回来保护,“后来根据我们的调查,仅肖坝片区就有上千座崖墓,有些露在外面,有些被掩埋。”

毛恩泽告诉记者,最近几年,乐山曾多次在施工中发现崖墓,比如市人民医院新修大楼、成都理工大学工程技术学院山体施工等等。每次得知消息,大家都要连夜赶过去进行抢救性发掘。

施工中发现了崖墓,该就地保护起来还是清理后继续动工?汪涛告诉记者,这需要综合考量崖墓的情况,若达到了一定规模且具有保护价值,就需要原地保护:“比如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麻浩崖墓,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柿子湾崖墓、肖坝崖墓、白岩山崖墓等,不仅有成规模的崖墓群,还有许多汉代的精美雕刻,出土的随葬品也很丰富。”

历经岁月保留下来的崖墓,是研究古代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重要实物资料,更是历史的见证。但是一些散落在各地、尚未被发现的崖墓,也面临着盗取的破坏。

“我工作30年,公安部门通知我们的盗墓案件,就遇到过10多起,看到被破坏的崖墓我们都很心痛。”汪涛告诉记者,上世纪90年代,车子镇有一处崖墓被村民发现并盗取,公安部门对盗墓的村民进行抓捕,将出土文物成功追回并收缴,“其中有件文物,经过定级判定为国家一级。”

【C】

遗产保护愈加科学

这工作一干就是一辈子

“2013年起,管委会按国家文物局的要求,开始制定乐山大佛文物保护规划,今年已经进入上报程序。”汪涛说,按照规划指定的路线图有步骤、有计划地开展工作,能让文物的保护更加科学有序。

汪涛告诉记者,乐山大佛的保护修缮一直都在进行,2001年的修复,曾引发全球200多家媒体关注。同时,文物工作者也会定期对崖墓进行病害调查,分析是什么原因导致脱落、风化、起酥。“我们会在调查后制定保护方案,与科研机构和院校合作课题,依据科学的调查和数据来进行保护。”

而曾经落后的保护管理技术,也逐渐被科学的手段替代。

“我们现在去崖墓测量,指南针定位变成了GPS定位,皮尺测量也变成了激光测量,比传统的‘土办法’更加精确。”毛恩泽说。而汪涛告诉记者,以前对于文物遗产的监测也很简陋落后,全靠工作人员定期巡查拍照,2014年管委会向国家文物局立项,建立乐山大佛世界文化遗产监测预警体系,已于今年1月开始建设。

“新的监测预警体系建成后,在会议室的监测平台,就能看到整个景区遗产保护、车流量、客流量、空气质量、雨水状态、渗水情况、岩体裂隙等12个大类、70多个小项的数据,所有可能影响文物遗产保护的数据,都能实时收集形成分析图表。”汪涛告诉记者,监测预警体系预计今年7月建成,将使今后的文物遗产保护管理水平得到很大提升。

文物遗产的保护是一个持久的工作,岁月的变迁中,汪涛的同仁一个个相继告别工作岗位,其中就有老同事毛君云,接着,他的儿子毛恩泽也走上了文物遗产保护的道路,父子传承。

“当年我进文管所的时候,有许多年纪比我大的老一批的文物工作者,一干就是一辈子,直到退休。”汪涛告诉记者,在曾经那么艰苦的环境下,他们付出了许许多多,时代在变、技术更新,但大家保护文物遗产的心却没有变过,“通过代代传承,我们相信能让以璀璨瑰宝乐山大佛为核心的遗产屹立于世界之林。”汪涛说。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

  • 视觉焦点
  • 编辑推荐
  • 新盘搜索
  • 精彩视频
  • 社区热图
  • 社区热贴
  • 娱乐体育